映客
映客财报:翻身与社交突围

对于多路出击的映客而言,伊对与对缘对阵的这种局面,只是其多路出击的其中一个典型例子。

持续盈利六年的映客,能逃过流量危机吗?

在映客成本愈发高涨,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下,留给映客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退潮中谋出路,映客YY各走一边

从目前来看,映客和YY都在选择围绕自己最强的基因属性来开展业务,映客选择社交,YY则是视频。

快看 | 映客宣布完成收购兴趣社交App积目,将倾斜研发和营销资源

映客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积目DAU已近百万,MOM(月环比增长)在双位数。

快看 | 映客2019年上半年营收14.86亿元,亏损2754万元

财报显示,出现亏损的原因主要是创新产品的研发费用大幅增加。

快看 | 映客CFO李劲辞职,副总裁肖立铭暂代其职

公告称,李劲因私人原因辞职,希望将更多的时间及精力投入其他事务,与公司董事会并无分歧。

没能绑定映客 宣亚国际不仅股价腰斩,业绩也一落千丈

宣亚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17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0.44%。

直播风口不再,映客等到了IPO但等不来春天

面对各路竞争对手的围堵以及愈发狭窄市场空间,未来如何实现长期的增长,是摆在奉佑生面前的巨大难题。

直播平台映客上市首日涨幅超10% 广告将成短期盈利增长点

上市当日映客股价表现强势与估值密不可分。

“折价”上市背后,映客的野心与困境

从成立到上市,映客仅花费3年时间。直播风口期,它曾在资本加持下一飞冲天,但目前映客面临着直播行业降温,用户增长乏力等困境,它的未来能支撑CEO奉佑生的野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