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风云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总裁Marcos Troyjo预计今年中国、印度和巴西将出现“强劲增长”。

二战后美股历史显示,经济衰退期间标普500指数的下跌幅度平均为30%,这也意味着目前仍有进一步下探空间。

在为乌克兰“慷慨解囊”的同时,美国国内通货膨胀正侵蚀经济增长。数据显示通胀开始打击零售利润和消费能力。此前美国主要零售商报告称,人们正在减少购买高价商品。

风险不仅仅来自美联储。今年以来,供应链陷入困境,俄乌战争、疫情冲击等事件加剧了人们对世界其他地区增长的担忧。经济学家担心经济放缓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

目前市场有很多担忧,超过了马克龙获胜的影响。

5月若实施加息,将是美联储自2006年以来首次在两次相连的会议上提高政策利率,而加息50个基点将是该央行2000年以来首次采取此类行动。

乌克兰战争提高了石油、金属和小麦等谷物的成本,进而加剧了通胀压力。中国的新一轮疫情也让供应链中断变得更加严重。

美联储官员提议以最多每月95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资产负债表,其中包括600亿美元的国债和35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张涛:滞胀或有限衰退,鲍威尔的“软着陆”能实现吗?

如果美联储必须在 “滞涨”与“有限衰退”之间做出一个选择,相信后者被选中的概率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