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家黄永砯逝世,曾言“不消灭艺术生活不得安宁”

目前,黄永砯于早年创作的两件作品正在MoMA新馆展出,而他的声音已离我们远去。

2019特纳奖:用纸浆、影像和声音表达对时代的愤怒

今年入围特纳奖的作品包括等待逃亡的身影、发出呼号的城市、为和平而战的德里妇女和用耳朵见证苦难的叙利亚囚犯。

“很难不惊慌”:伊斯坦布尔双年展针对浪费、贪婪、垃圾发起讨论

本次双年展关注人类对地球的悲剧性影响,但谢天谢地,还有稍轻松的时刻——比如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边散步、聊天和抽烟的詹姆斯·鲍德温。

艺术家是否有责任挑战展示他们作品的机构?

在艺术家因催泪弹关联而撤出惠特尼双年展后,艺术界正在重新评估艺术家在挑战机构资金来源方面扮演的角色。

外滩美术馆群展“百物曲”:后殖民时代本土特性的进击

当歌剧成为全球“高雅文化”的代表、这个词汇(opera)也被用来形容所有其他非西方传统的戏曲形式时,它逐渐成为了一个关于全球化复杂性的隐喻,唤起身处后殖民时代的我们对本土经验、意义建构和跨文化交流的重新思考。

“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

“我们不要再兜圈子了,还是一上来就当艺术品是商品一样生产吧。”杰夫·昆斯这样说道。“艺术向商业献媚,这便是时代的荒谬,荒谬让一切价值都倒塌了,让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周至禹这样评论。

【威尼斯双年展】在“艺术界的奥林匹克”,“边缘国家”如何言说自己?

那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非欧美国家的国家馆,往往遵循着以下两条策展原则——本土语境和普世问题。另一方面,因为文化屏障所造成的彼此无法理解的情况依然在威尼斯双年展的现场时有发生。

【威尼斯双年展】从上海到威尼斯:四位艺术家的中国驻地体验和艺术创作

Giordanetti认为上海经历对艺术家来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特别是当地丰富的材料——布料、塑料、陶瓷等等——能够给予艺术家无尽的灵感。“很多艺术家在这里获取灵感,然后创作出了全新的作品。”

【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花落立陶宛馆,融合表演的艺术越来越引人关注

融合表演的艺术在威尼斯双年展越来越引人关注,或许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一种对艺术门外汉更友好的艺术形式。

面对含混的时代: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拉尔夫·卢戈夫访谈

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策展人拉尔夫·卢戈夫谈了谈这场展览的侧重点、在当今政治气候中扮演的角色,以及自己作为一名白人男性策展人如何保障展览的多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