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设计的价值在中国:山寨作为一种生态,给了很多草根创作者以机会

当下年轻一代中国设计师的关注点已经与外国设计师趋同,且正在通过种种设计实践共享解决问题的办法。

“星星1979”开展,重构40年前的艺术现场

北京OCAT研究中心举办的展览“星星1979”首次对“星星美展”进行系统梳理,再现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这一开创性事件。

安塞姆·基弗:当我创作一幅真正伟大的画作时,我感到真实

五十年前,安塞姆·基弗因拍摄自己在公众场所敬纳粹礼的照片而使德国同胞震惊。如今,这位74岁的艺术家创作的史诗级油画正在探索另一种黑暗。

安德烈斯·雅克将担任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

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策展人今日公布,安德烈斯·雅克系哥伦比亚大学高级建筑设计实验室主管,展览将于2020年11月13日至2021年3月28日举行。

西岸美术馆开幕,蓬皮杜中心的展览将在五年内陆续登陆中国

此次与蓬皮杜中心的展陈合作固然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这座全新的美术馆依然面对一个艰巨的任务,即如何构建自己的馆藏、专业人员体系,如何明确美术馆定位。

从teamLab上海新馆开幕谈起:我们该如何理解“网红展”?

如果我们认可参观艺术展是一种文化资本的积累手段,那么纯粹的“网红展”几乎注定了会遇到瓶颈。

当代艺术家黄永砯逝世,曾言“不消灭艺术生活不得安宁”

目前,黄永砯于早年创作的两件作品正在MoMA新馆展出,而他的声音已离我们远去。

2019特纳奖:用纸浆、影像和声音表达对时代的愤怒

今年入围特纳奖的作品包括等待逃亡的身影、发出呼号的城市、为和平而战的德里妇女和用耳朵见证苦难的叙利亚囚犯。

“很难不惊慌”:伊斯坦布尔双年展针对浪费、贪婪、垃圾发起讨论

本次双年展关注人类对地球的悲剧性影响,但谢天谢地,还有稍轻松的时刻——比如在博斯普鲁斯海峡边散步、聊天和抽烟的詹姆斯·鲍德温。

艺术家是否有责任挑战展示他们作品的机构?

在艺术家因催泪弹关联而撤出惠特尼双年展后,艺术界正在重新评估艺术家在挑战机构资金来源方面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