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曹斐与《不安之岛》:当确定性已成奢侈,艺术家如何阐释疫情之下的封闭与不安?

在艰难又混乱的2020年只剩一个多月的时候,曹斐用她的最新作品为观众唤回疫情最严重时候的感受、记忆与体验。这也是艺术家首次将自身经验放置于作品的核心。

拍卖下滑,线下缺失:疫情之下艺术市场出路何在?

线上的艺术展览无法完全取代线下展览的存在价值,艺术仍然高度依赖体验和现场。

“用艺术把主体性还给女性”:一场全部由女性策展人和艺术家完成的展览是怎样的?

参展作品有一种与观众直接对话的力量,对于女性观众来说,这种共鸣感尤其强烈。每件作品都代表了女性生命经验光谱上的一个光点,构成了女性苦乐参半的一生。

杨振中个展“现形”开幕:让日常生活从艺术中“现形”

杨振中的作品一直以来呈现出对当下社会现象和问题的敏锐观察,“现形”既与杨振中过往的主题有所不同,同时也一脉相承。

在广东顺德,安藤忠雄设计了一座美术馆

顺德有很多头衔——粤剧发源地、世界美食之都、中国家电之都——都与当代艺术无甚关联。在和美术馆落成之前,这里的人们大都对当代艺术十分陌生。

疫情过后,屏幕将如何影响我们观看艺术的方式?

在疫情的紧急状态成为常态后,如何在全球危机的背景下进行艺术创作、重建与公众的(远程)互动关系,成为了艺术工作者需要持续面对和反思的问题。

第13届上海双年展主题公布,它的看点有这些

“从一次呼吸道一个生态系统的构成,我们是如此地相互连接,相互依赖,相互牵动。面对全人类共同经历的挑战,本届上海双年展将通过挖掘多样的流通和交融形态,证明人与人的关联和不可分隔。”

设计的价值在中国:山寨作为一种生态,给了很多草根创作者以机会

当下年轻一代中国设计师的关注点已经与外国设计师趋同,且正在通过种种设计实践共享解决问题的办法。

“星星1979”开展,重构40年前的艺术现场

北京OCAT研究中心举办的展览“星星1979”首次对“星星美展”进行系统梳理,再现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这一开创性事件。

安塞姆·基弗:当我创作一幅真正伟大的画作时,我感到真实

五十年前,安塞姆·基弗因拍摄自己在公众场所敬纳粹礼的照片而使德国同胞震惊。如今,这位74岁的艺术家创作的史诗级油画正在探索另一种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