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模式探索
2019年全球声誉榜:劳力士乐高迪士尼前三谷歌跌出前十

2018年是全球企业声誉的最低谷。欧盟对谷歌开出罚单、Facebook卷入丑闻、亚马逊第二总部事件被质疑为公关噱头。企业在经济衰退之后重建的声誉几乎消耗殆尽。

全聚德和老凤祥这些老字号的领导者,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从更长的时间跨度上来看,正是领导者的纠结心态让一些企业更加稳健地成就了百年。

不同年龄段的企业,该怎样选择不同的组织架构?

企业的规模大小与管理组织的分散化程度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贝恩观点:中国市场人才战略比业务战略重要

企业可以从时间、人才和能量三个方面升级自己吸引高技能人才的方法。

华为小米阿里都有合伙制,但他们做法各不同

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合伙人模式选择,推动价值观建设,塑造新商业文明。

微软总结了5个新策略,提醒CEO们应对数字转型大爆发

微软从四年前开始转型时就奠定了这一基础,要创造出“无所不学”而不是“无所不知”的企业文化。正是这种思维方式的转变,帮助微软适应了业务模式的巨大转变。

中国企业的脆弱,源于战略思考的缺失

绝大部分中国企业所作的努力都是管理的努力而不是战略的努力,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解决问题应该是第二位的,第一位应该是选择做什么和不做什么,也就是战略问题。

阿里巴巴、爱彼迎和奈飞的极限团队,到底能否被复制?

他们都了解团队所蕴含的潜在力量,愿意在团队培养和团队合作上大胆尝试新方法和新举措,而这些“新”,很难存在于普通的传统公司里。

你很关注价值,却忽视了更有价值的“价值轮”

价值轮可以在团队之间架起桥梁,促进沟通,以此明确价值是否是让消费者变得更加成功的东西,价值是否是一种新功能或产品,或是被潜在消费者意识到的某种创意。

好建议鞭策不出好员工,他们其实都是被这样夸出来的

迷恋反馈充其量只能改正错误,更多的时候,反馈会产生负面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