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模式探索
产品也有IQ和EQ,特斯拉和索尼拿到了高段位

由上而下森严的等级制度、以财务收益为驱动的创新体系、由过去推断未来的战略规划……都是线性组织腐朽而僵化的特色,是它们将“高双Q”产品扼杀在了萌芽中。

德国企业界提出:工业4.0需要管理4.0

为何德国有那么多百年老店长盛不衰,而中国民营企业平均寿命只有3.7年?为什么德国企业不追求成为世界500强,而中国企业这么在乎销售额排名?

中国互联网公司为何成了一座“疯狂动物城”?

一些品牌现有的成功掩盖了他们在IP操作上失败:江小白是个失败的IP设计、三只松鼠的IP产业则是个伪命题。

怎样和“Z世代”——95后们交朋友?

这一代人已经厌倦了“精心策划”,人们正在经历“推送疲劳”,其后果是对日复一日相同内容的抵触情绪。

在华欧洲企业,看到了更多中国市场的好机会

六成在华欧洲企业承认,中国本土公司与欧洲企业“实力相当”或“更强”。

肯德基与麦当劳、可口可乐与百事,核心战略千差万别

中国企业普遍的战略驱动体系,只适合让我们成为跟随者,而当前是跟随者困境阶段,我们必须建立全新的“战略三观”。

大企业躺赢的时代已终结,他们正在变回创业公司

大企业或是正在规划新的初创业务,在内部孵化,或是在为有潜力的初创公司提供场地、技术、资金、产业链对接和咨询辅导。

当你试探“低端创新”时,小心面前不是陷阱而是断崖

专注于商业模式而忽视了技术壁垒的建立,将使企业遭遇断崖式发展——准入门槛低、增长极快,一旦碰到击中消费者痛点的新商业模式或是技术创新者,企业将溃不成军。

你在社交媒体上砸的钱,正在让产品讨人嫌

消费者看到某一概念的次数越多,这一概念对消费者产生的影响便越小。有八种品牌宣传方式最让消费者腻烦。

公司精明过了头,小心变成冤大头

消费者越来越需要个性化服务,但企业对个性化的过分关怀,反而会破坏用户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