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案例透视
麦肯锡:先这样让员工开心,才能最终让客户开心

与常规客户相比,那些与企业有过情感交流的客户,向亲友推荐产品或再次购买产品的可能性一般要高出三倍。

曾激活GE却扰乱微软,“末位淘汰制”在华为和阿里长什么样?

末位淘汰在启动和执行的过程中,必然交织着KPI设计、沟通、考核、反馈和诊断的各个部分。

波音737MAX停产了,当初的道歉为何犹豫不决?

决定是否有必要道歉的第一步是确定你道歉的内容:有关能力还是诚信。

企业社会责任“做得好更要讲得好”

企业的立足点正在从经济效益、股东利益至上,转变到创造多重利益相关方价值的轨道上来。

乐高在重复1999年的失败,它该向苹果亚马逊迪士尼学什么?

乐高正处在一个关键节点,需要决定是该再次颠覆发展战略,还是延续当前的发展轨迹。

可口可乐再活130年,离不开这套长期策略

企业、非营利性公益组织、政府,是保障可持续发展的铁三角。将来,随着三者配合得更为密切,其力量会突显,人们才会渐渐意识到并承认这股力量。

为什么说“推动谷歌运转的不是CEO”?

当一个组织的文化缺席时,即便它拥有丰盛的“战略早餐”,也依然难以具备前进的动力。

陈春花:腾讯的文化遇到了什么问题?

我们从文化研究的角度来看企业,首先关心的是企业内部默认的规则是什么,而不是企业主张的规则是什么。这是企业文化的真实状态。

百事、Gap、万豪都难逃“重塑魔咒”,品牌为何还热衷换logo?

他们往往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调色板上,而不是更深层次的制度问题上。

多元化战略走向末路?三项措施让企业收获颇丰

多元化与业绩之间的关系呈倒U形曲线,这种观点在管理学文献中已经成为常识,为何还有公司要继续拓展多种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