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故事
追忆似火年华|正午•1024

前几天我在西南山间旅行,恍惚看见远远有灰色的长蛇沿着山峦滑行,乖巧地钻进了山洞,一会儿又稳稳地从山的另一端探出了头。这些火车穿山过水,看起来无比欢畅,可是它始终在铁轨上,迎着潮湿滞重的空气,绕了好远的圈儿,总要停在终点。

傻妹

这是一个广州的城中村。约十年前,从天河开过来的三号线地铁开通后,这里的外地人越来越多。很多年轻的白领选择坐地铁回来这里睡觉,就像倦鸟归巢,只是过夜而已。傻妹在城中村出生,在街头巷尾里游荡,问陌生人讨食长大。去年9月,她被一个男人强奸。大半年过去了,城中村的生活依旧。

俄罗斯模特在北京|正午

在中国的外国模特中,白人身价最高,容易接活,一些品牌希望展现国际化的一面,白人象征了西方世界。其中,俄罗斯模特是公认的漂亮和性感。但Daria和人们印象中的性感女孩不太一样,她希望自己看上去很酷。

这世上最简单的事情之一|正午•1024

你只要在学校随便呆过几天就该知道我们那时候多么热衷于互相起外号。也有的人外号特别简单,比如一个隔壁班的男生,似乎是天生的,他的头发自来卷儿,还泛着黄。自然不过地,我们叫他黄鸟儿。我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照镜子,想到的就是隔壁班的黄鸟儿。

北方的云|路上

在路上日记第五篇。淡豹在东北。“我们正经过平原。平原上的水稻细细小小,背后广袤阴影,我们正朝小片白云下的开阔地去,那里有凉凉的低温的广大的阳光。”

我在撒哈拉沙漠跑马拉松

MDS,直译就是沙子马拉松,全程两百五十公里,在撒哈拉沙漠里自补给跑上七天六个赛段。与其说它是一个跑步比赛,不如说它更像一个相对艰苦的长征。一千多人,花了时间精力,不远万里来到西非的角落里奔跑。他们获得了一股自以为是的勇气,以及一些可以逢人便讲的故事。

流血的檀木

非洲血檀,学名“染料紫檀”,被砍之后会流出血一样的汁液,所以俗称“血檀”。在全球范围内,血檀只生长在非洲大陆刚果盆地的一小块区域中。因为太硬,砍不动,所以不管是烧木炭还是盖房子,多年来血檀都不是当地人砍伐的目标。近年来,在中国的木材、家具、古玩市场上,有一些不法商人开始用非洲血檀冒充名贵的小叶紫檀,这些深藏在非洲丛林的血檀就被盯上了。作者和摄影师卢广一起,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记录这个濒危的树种——非洲血檀。

我做了一天群众演员

这几年,中国的影视业热钱涌动,发展飞速。招聘网站上,五花八门的剧组,一副繁荣景象。单从那些招聘文案来看,这个行业门槛极低,却收入可观,你不需要文凭,也不需要工作经验,无论是想做演员,还是导演助理、摄像助理、化妆助理,只需发送一条短信报名。其中,打着电影制片厂、影视基地、演艺明星的幌子,设计骗局的公司也不少。 为了一探究竟,我们的记者应聘一家影视公司,做了一天的群众演员。

带着冰箱上路|路上

整个五六月,正午部分员工都在外面自驾晃荡。每周五,我们会更新一篇在路上的日记。今天是第四篇,谢丁离开北京,他写了一封信。

她的伴侣死后

林莉和陈可是一对同性伴侣,她们一起生活了12年。2016年,陈可因病去世。由于法律不承认她们的关系,林莉失去了继承遗产的权利。她需要维持今后的生活,同时,她也希望12年的感情被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