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故事
孤独的蜂房,以及往西北去

在我以前工作的一本杂志,我和同事们常常“发现中国”,发现了边疆,发现了“胡焕庸线”,发现了云南,又发现了江南。“发现”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证明了我们真正是“祖国的陌生人”。当时我们不知道旅行写作是一种不容易的文体,它需要动用所有的知识积累,把一个陌生的地方,变成“有我之境”。它不仅改变了写作,也改变了旅行。下个礼拜,正午即将开始我们的两周年纪念活动:“重新发现中国”。

精疲力竭的电影之旅

一个诗人拍了一部电影,很少人听说过,很少人能看完。他决定带着电影在中国走一圈。他够古怪了,但前来观影的人也许更古怪。是什么样的力量把这些稀奇古怪的人聚集到一起?这趟电影之旅,本身也是个公路电影。

宋冬野,又见宋冬野

据人民网北京2016年10月16日电,民谣歌手宋冬野涉毒在北京市朝阳区被抓,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节目播出了其被抓时的视频。半年过去了。宋冬野现在怎么样?

没什么,都很好 | 正午•1024

“有些东西穿山过水,从遥远的南方到了我们那里。”正午周六新栏目。

帕蒂·史密斯在咖啡馆

两周年后,正午会逐步增加评论性文章,希望以后带来更多更好的书评和影评。本周我们请了《时光列车》的编辑,写了一篇推荐语,推荐我们都很喜爱的帕蒂·史密斯。顺便节选一篇帕蒂的文章。

一场武林盛宴:奖杯不够用了!

4月21日,我们派了一名记者去山东济南,参观了一场武林大会。谁知道真正的赛事原来在网上。不过,这场武林盛宴,也开了我们的眼。我们又带来了一篇游记和流水账。

一部国产电视剧的诞生

《潜伏》是我个人最喜欢的国产电视剧。2009年播出,至今没被超越。剧本好,演员好,戏里的很多配角如今也都红了,比如冯恩鹤,比如吴刚和祖峰。这儿是关于《潜伏》和导演姜伟的一些碎片式故事。

穿皮入肉

仔细想来,整容也应归为人体改造。只不过整容的目标是实现大众审美中的美,而改造的目标,就比较奇怪了。做的其实是一样的事,前者接受度更高,不过是占了“大众审美”的光。总的说来,整容使人趋同,而改造使人各异。

一个人的性生活(女版)

全球70%以上的性玩具都在中国生产,其中绝大部分工厂位于东莞。不过,这个行业在中国的位置仍很暧昧。这篇文章讲了六个和性玩具有关的人,它讲的也是性本身。

我脑子里的东西全都丢掉了|两周年

正午两周年,不再有派对。我们拍了一组自己人的视频,正午团队局部亮相。两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捆在每个人身上的束缚实在太多。改版后,我们可能是这样的:不客观、不陈旧、不新闻。我们打算尝试一些新的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