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商业说
品牌都在卖古法金兔子,到底什么是“古法金”?

古法金如今已经是增速最快的金饰品类。

“无性别”服饰品牌Bosie获亿元投资,此前曾受困解散上海团队

如果使用宽松版型以及在色彩和细节上不区分男性和女性的特色就是“无性别”,那么这样的服饰在整个市场中显然无法形成竞争力,可复制性极强。

【专访】普拉达珠宝总监:我们的精品珠宝不以爱买大宝石的客人为目标

普拉达正在筹备第二个珠宝系列,将继续使用可再生黄金等可再生材料,计划于2023年底上市。

奢侈品牌不再相信入门款

入门款手袋?奢侈品牌的妥协之策而已!

顶不住成本压力,Tasaki、御木本等日本珍珠品牌接连涨价

Tasaki计划于2023年3月调整中国市场部分商品价格。

薇诺娜千元姊妹品牌开进北京最内卷的百货,但这不意味着它成功了

汉光百货很难进,但要在高端市场护肤品占据一席之地更难。

六福珠宝2022年新增多个不同概念门店,对新年销售增长持期待

受金价回升及中国内地疫情加重影响,2022年第四季度六福集团整体同店销售同比下跌10%。

I Do母公司进入预重整程序,间接持股的周大生发公告撇清影响

周大生珠宝为I Do母公司间接持股人,持股16.6%。

【调查】婚戒品牌I Do被申请破产始末:欠薪超过一年,直营店转手

明星广告铺天盖地的另一面是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目前的财务状况堪忧。

劳力士率先完成2023年第一轮涨价

劳力士此番调价策略中,贵金属材质表款上调幅度要显著高于钢款材质腕表,但不同钢款腕表之间的调价幅度各有不同,像蚝式恒动这类入门级腕表的涨价幅度要反而高于迪通拿等热门钢款腕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