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管理之道
人工智能是战略风险吗?BCG问了300位中国企业高管

能让人工智能实现价值的企业,多将人工智能战略与企业整体战略结合。他们的收益更多来自人工智能带来的营收增长,而非人工智能实现的成本节约。

IBM:只有9%的企业玩得转数据,他们的数据中有一种重要元素

大部分企业将“信任”从数据中剥离了出来,而火炬手企业理解数据的透明度、互惠性和问责制,这是赢得消费者的关键。

数字化失败,因为你漏掉了五个“网红打卡点”

一些企业缺乏战略指导,导致试点项目很难扩张;一些团队过分专注战略,未能快速响应环境变化;还有的则聚焦在新技术上,忽略了数字化投资的商业应用场景。

独角兽要有双重身份:企业家+科学家

在以往的增量时代,流量和规模更为独角兽企业所重视,它们以技术为核心竞争力,专注于扮演“科学家”的角色,而无暇顾及其管理能力上的短板。

这十大“战略性技术”会改变世界吗?

当人们普遍将科技视为提高自身能力的手段时,人类的生存状态也随之改变。企业必须理解这个变化的影响,并重新设定对技术的期望。

区块链适合解决契约问题,但不适合处理恋爱过程

它让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免除合同危害,实现人造、人有、人享的智能信任社会。这是区块链的乌托邦,是可以不断接近的理想,但不可能成为完全实现的社会蓝图。

为什么说“混乱”才应是平台化企业的常态?

决策权的高度集中、部门间的高墙林立滋生了信息不透明,使创新难以突围,组织愈加僵化,企业在瞬息万变的环境中无所适从。

公司发展到哪一阶段,才需要组建“增长团队”?

增长团队有三种类型:独立型、矩阵型和混合型,它们各有利弊。混合型增长团队是前两者的综合或妥协,但它也存在组织架构模糊和优先级不明确的问题。

京东为什么建中台?因为“烟囱”多了太碍事

中台将赋能整个公司、社区、环境。建设服务技术中台的最大挑战,既不是技术,也不是基础设施,而是组织和文化。

你们公司的数字化,走的是老路还是新路?

一个根本变化是,数字化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为目标,进展到了以“拓展业务、增长收入、实现用户需求”为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