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管理之道
数字时代的管理,与工业时代有何不同?

过去有些企业习惯性地让自己活,习惯性地在产业当中、价值链当中想办法把别人挤榨掉,这就会出问题。

以卵击石不是梦,宝洁和沃尔玛也会被小公司威胁

每一个品牌在面对由AI驱动的、敏捷的初创企业时,都有可能失去规模化的优势,一击即溃。

技术变革中“最受伤岗位”是数字化和IT,最爱学习还属法律圈

在快速变革时期,曾经被视为终身就业保障的技能可能很快就会失去意义。

麦肯锡:首席分析官生存指南

首席分析官的任期相对其他岗位而言非常短暂,他们还面临着数据孤岛、数据风险、领导者与前线员工拒绝革新等障碍。

AI平台如何走出中国特色?

中国独特的市场环境使企业面临多方面挑战,需要技术和产业价值并重的中国特色AI平台。

忻榕:管理没有变,要变的是什么?

平台化管理并不是要打造平台,而是用平台化的思维和方法来管理企业。

900名亚马逊员工被“机器人经理”开除后,我们该如何与AI相处?

使用“机器人经理”管理员工往往会引起员工的抵触,管理者需把控好“透明”与“隐私”之间的尺度。

陆奇:如何解构一家企业

技术正在企业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苹果、微软、谷歌都把技术放在了企业使命的重要位置上。

陈春花:企业为什么必须数字化?

“想做什么”关键是你能不能重新定义;“能做什么”不是你拥有什么资源,而是你跟谁连接;“可做什么”也不受产业条件的限制。

消费者拒绝“被链接”,数字营销何去何从?

营销面临一个真正的危机——迷失了本源。过度部门化和职能化的营销,条块分割严重,依赖短期战术,而无法驱动企业业绩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