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管理之道
数字化转型成功的企业,都做过这三件事

微型战是帮助企业实现快速创新和规模化的关键工具。

“强链接”决定生死,要学阿里谷歌小米把触角伸到企业外

企业的管理效率更加依赖于外部,组织绩效的获得也越来越依赖于外部,组织外协同已被时代赋予了全新的内涵。

“家长式管理”遭淘汰,智能时代的管理还有什么用?

管理层不再对企业进行微观管理,而是要为组织创建自我运行的架构,构建能够支持创新的基础设施。

谁将是“数字客厅大战”的赢家?

亚马逊和谷歌正竞相成为市场上的主要供应商,但公众对数据隐私的日益关注会促使这一领域以更加“民主”的方式发展。

仿生企业时代,我们要做哪些准备?

企业进步的主要障碍已不再是技术本身,而是找到最适合的设计规划,充分释放科技的力量。

智能战略与传统战略有哪些不同?

200年前的工业时代,企业竞争优势的来源是规模效应;20年前的互联网时代,优势来源是网络效应;而在智能商业时代,优势来源是协同效应。

员工不再是螺丝钉,领导者也有了多种新画像

领导者是舵手、是驾驭企业的操控者,其他人则坚定地做一颗令行禁止的螺丝钉——这样的时代正在逝去。

走向数字化和智能化,制造业的转型路径就是三点一线

对完整的业务生态的彻底再认知,是转型路径的起点。

2020年,企业应该让AI扮演哪些角色?

技术是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崛起的第一推动力,数字化创新将成为“中国企业2020”的主旋律。

只有9%的数字转型企业成功了,他们做对了什么?

多数企业仅仅是将数字转型作为修补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