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大事件
【特写】梅西被恶搞,冰岛门将成网红,社交网络怎么带跑世界杯广告主的节奏?

世界杯已经不只是一个体育赛事,而是一个超越其他营销领域,4年一届的泛娱乐品牌营销大战。但在社交网络时代,传播比过去更容易失控。

Papi酱担任百度App首席内容官?明星代言的营销套路真多

这都是明星变相代言品牌的一种方式。只是明星们的高管头衔像批发一样越来越多,再看到类似的新闻,深谙营销套路的吃瓜群众们,除了“哦”一声之外,难以再产生什么眼前一亮的感觉了。

本届世界杯什么值得吐槽?还有央视的洗脑广告

互联网时代,脑白金有了新的信徒。

联合利华宣布,将永久拒绝与买粉的网红合作

“我们必须现在立刻开始重塑代理商、平台与广告主之间的信任”,联合利华CMO说,“不然就没救了。”

YouTube广告投放安全问题再现 虚假医疗视频也加上了贴片广告

即使在全球最大的广告平台谷歌进行程序化购买,也不能有效识别投放的媒介内容,从而达不到预期的广告效果。

中西文字库规模最大的两家字体企业合作 这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字体行业规模正逐年扩大。这一合作不仅标志着未来方正字库将会提供全球超过95%语言的字体,更意味着中国字体设计行业的蓬勃发展,中国人“见字如面”的愿景愈发清晰。

社交媒体愈发电商化 Instagram终于上线Stories卖货功能

出现在Stories里的视频,目前是Instagram最不招人反感又能提高广告主好感度的广告形式之一。

【品牌档案馆】100多岁的奥利奥怎么就突然开始放飞自我?

童年滤镜或许不能让你产生更多吃它的欲望,但却能让你为社交货币而买单。

WPP前CEO苏铭天否认《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没拿公款招妓

作为广告行业影响力颇深的人物,现年73岁的苏铭天的一举一动仍然受到很多关注。另外有消息称他可能要重返广告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