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短章
摘下口罩,走进影院

在我近二十年的电影职业生涯中,我赶上了两次疫情。娱乐不是生存的必需品,在安全的情况下,你才会想着找舒适和享乐。

三万武汉医护人员的理发师

我们的目的和初衷是希望在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保留医护人员漂亮的一面。很多医护人员中途就又打电话联系我,说上次头发剪完了想再修一修,我就回去再帮他们重新设计,修剪一下。他们说已经看到希望了,可能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就可以回家了。

我在钻石公主号附近进入日本

日本的状况很奇怪,他们确实害怕,也确实在正常地生活,但还有更多事情,比疫情更让人觉得恐惧和压力。希望我们曾经体验过的善意和愿望的力量,让我们慢慢不再怨天尤人。

隔离在伊朗的日子

自从伊朗卫生部2月19日宣布境内出现新冠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后,我就没有再出门。虽然也担心伊朗感染人数太多,局面失控,但目前我还是比较乐观。

“3月复工,50%的健身房可能会被淘汰”

假设3月份能复工,可能50%的健身房会被淘汰,如果4月份才能复工,60%-70%的健身房都抗不过这一关。如果没有现金流,没有任何一家健身房可以扛过三个月;利润就更不用说了,停一个月,基本上一年就白干了。

鲁磨路救援队:我们和武汉最漫长的一个月

我们都是没什么经验的普通人,凭一腔热血做志愿者的工作,到后来,我觉得我自己的心态、还有身边一些司机的心态都变了,会越来越把这些责任强加给自己,觉得这些事都是我必须要解决的。

我在疫情之中的湖北十堰

“我现在真心希望,疫情过去后,大家都能正正常常地去上班。”

都是中国人,有力出力

Vivian以前是一名护士,现在生活在英国诺丁汉。疫情开始后,她联络当地的华人,组织为湖北抗疫前线捐赠物资。

送药给新冠病人的HIV感染者

1月28日,HIV感染者“HIV松鼠哥”发微博称,可以向确诊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免费提供“克力芝”——一种被列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抗HIV药物,药品则主要来自国内HIV感染者的捐赠。从那天起,他的手机就没消停过。

如果现实像游戏,病毒赢不了

春节假期,一款名为《瘟疫公司》的游戏“出圈”了。这款以传染病为题材的策略类游戏,在1月21日悄然爬上了App Stor ' 付费游戏榜的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