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所谓“温和种族主义”究竟是温和还是狡猾?

在新作《温和种族主义》中,迪安吉洛深入研究了白人自由主义者在延续种族主义中扮演的角色,但她缺乏自我反省,尽管她是无意的。

随意假想、评判和指责陌生人,正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愈加狭窄与冷漠

随着城市逐渐解封,体育赛事再次将我们聚在一起。几本新书探讨了如何和他人一同生活,以及与陌生人交互能带来的惊人益处。

旅行文学从古至今都是精英专属文学体裁吗?

旅行文学曾经是那些带有殖民主义倾向的老伊顿公学学生们主导的天下,但是,日前一部基于充分研究的评论表明,站在他们对立面的“被旅行者”们也正在用文字给与回击。

《鲍勃·迪伦的双重生活》是如何将真实的迪伦遮蔽和曲解的?

迪伦如今的影响力建立在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不断加快步伐的重塑进程之上,但其新传记《鲍勃·迪伦的双重生活》却被传记作者自以为是和喧宾夺主的自我中心所玷污。

在《瘟疫与霍乱》中回看十九、二十世纪的进步与动荡

既然灾难从不曾缺席,人类如何实现康复?

从“我们”到“她们”:探寻性别与全球变暖的关系

卡普夫在新作《为何女性可以拯救地球》中有力地阐述了一个观点:无论是水资源朝圣者还是气候难民,受气候危机影响最大的往往是最无辜的人。

从motherhood到(m)otherhood:今天的母职想象更丰富了吗?

埃利亚内·格拉瑟、普拉格雅·阿加瓦尔和梅丽莎·霍根博姆这三位作者共同呈现的,是一个一直被忽视问题:“难道我们还没有受够不停努力吗?”目前对母亲的许多刻板印象“象征着我们依然没能改善做母亲的体验”。

从学术史的路径进入思想史的风景

思想永远存在于整全历史和世界的关联里,不认识到这一点,就难以走出学术上的“小时代”。

为何我们不应视行走为理所当然之事?

行走是一种自由。以下三本新书提醒我们,这一点是颠扑不破的,须臾不可忘记。

擅于书写理性偏执狂的爱伦·坡是最有影响力的美国作家吗?

约翰·特雷希在新作《黑夜的原因》中给出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