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
央企老总:国内外对中国国企存在的三大误解

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宋志平指出:“现在的国企是改革后的企业,是中国特色的国有企业,和传统意义上理解的国有企业不同。”

肖亚庆:中国没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给国有企业额外补助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说,中国的法律法规没有专门针对中国国有企业补贴的规定。国有企业和其他企业一样都是市场竞争的主体,中国没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给国有企业额外补助。

华创宏观:国企去杠杆的三问三猜

国企吸纳11%的城镇就业,未来两年“僵尸企业”的破除料将让位于“稳就业”,国企去杠杆更多依赖剥离高负债非主业、市场化债转股、混改和加快股权融资,同时压缩债务融资和投资增速。国企混改与债转股预计将是未来的政策重点。

【趋势新知】民营企业应该怎么救?加拿大专家提供了一个思路

国有企业规模的大小,是构成非国有企业(non-SOE)企业进入壁垒(entry barrier)的最重要因素,而进入壁垒的减少,则是1995-2008期间中国经济增长和区域经济趋同(regional convergence)的最主要驱动力。

张思平:深化国企经营机制改革要做到“六个坚持”

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下,国有企业求得生存和发展,最根本的要靠企业内部的活力和效率,而活力和效率最基础的来自于国有企业内部机制的转换。

刘鹤出席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并讲话

会议强调,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正处于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的关键阶段,也是改革乘数效应最大的阶段,要把更多精力聚焦到重点难点问题上来,集中力量攻坚克难。

毛振华:改革应该再调整再出发

中诚信集团董事长、创始人毛振华认为,站在金融危机十周年和改革四十年的时点,中国应该再调整、再出发。一面深化改革,一面扩大开放。

解决国企负债的核心 是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此次《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出台,严厉制约了国企负债扩张,防止预算软约束问题继续困扰金融体系。效果是值得期待的。但真正要打破预算软约束,最彻底的手段是真正实现政企分离、市场化经营,让企业就是企业。

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

推动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之后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基本保持在同行业同规模企业的平均水平。

【界面晚报】国务院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 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

国务院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完善工资与效益联动机制;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钢铝关税加对伊制裁,特朗普正把欧洲推向普京怀抱。以下是界面新闻为你梳理的5月25日晚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