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
成都东门的“相声梦”

如果饭圈是年轻人“最主流的情绪表达方式”,那么让相声饭圈化确实能解决一个关键问题,“怎么把成都的年轻人领进来?”

我帮200个相声评书演员,在互联网赚到了钱

当传统曲艺与互联网擦出火花。

青曲社班主苗阜被打,掀开了陕派相声的江湖恩怨

陕派相声的江湖远没有看上去平静。

德云社两难:左手流量,右手传统

德云社决定拥抱流量,却因为150年的相声行规而踌躇不前。

【相声大师苏文茂诞辰90周年】成于“文哏”,争议于“文哏”

苏文茂是20世纪50年代相声改革的适应者。当时不让说传统段子了,新活编得不上座儿,他却能另辟蹊径,学了马三立先生的高招。

重写父老,悲情怀旧:新世纪的东北喜剧向何处去?

在近年的中国大众文化中,东北青年影音无疑形塑了最为流行的地方青年喜剧形象。与此同时,在不平衡的当下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版图中,东北的人口老龄化与经济衰退的相互作用,又显影为最突出的地区发展困境。

【老舍诞辰120年】幽默不幽默,正经不正经:写相声的老舍

《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等作品几乎家喻户晓,然而在“正经文学”之外,老舍还创作过许多通俗文艺作品,包括相声、大鼓词、河南坠子、山东快书甚至数来宝,虽然他自认为这些尝试远称不上成功。

王蒙谈相声:听梁左姜昆只能听出“贫嘴”来,又能怨谁呢?

“一段相声里能有这么一句两句搔到人们的痒处(乃至痛处)的玩笑话也就不容易了。又尴尬又亲切,又可笑又可悲,又流露真情又一通耍嘴皮子,真真假假,悲悲喜喜,笑笑闹闹,深深浅浅,道是无心却有心,道是有愁却无怨,这也就够可以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