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精子竞赛:又是一个关于人类生殖的男性幻想

人们通常以为,数不清的精子就像奥运赛场上的田径选手一样,为了抢夺仅有的名额而朝着卵子百米冲刺——醒醒吧。

猎鲸人:海上牛仔衰落史

捕捞及海洋馆表演产业让人们爱上了虎鲸,但转过头来,他们又去憎恨和指责这两个行业的所作所为。

是奇景还是废物:从火人节到大沙漠

那些美妙奇幻的沙漠之所以能够存活保留,正是因为它们一点使用价值都没有?

新肥胖时代:胖不是胖子自己的错

肥胖并不是因为我们吃得多了、锻炼少了,或是缺乏意志力。

《物种再起源》:将已灭绝的动物带回人间

基因编辑技术的进步有望使“灭绝动物恢复”成为一项可行的事业,但这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被误会的鲨鱼:《巨齿鲨》不可怕 人类想象鲨鱼的方式才可怕

鲨鱼常被文学及影视作品描绘成攻击性极强的捕食者,但这其实是一种长期以来的误解:平均每年仅有6人死于鲨鱼攻击。

今天欧洲所体会到的热浪 在5000万年前完全是正常现象

在哺乳动物出现早期,地球的温度高得吓人,在不久后的将来,我们可能会再次面对这一情况。

重复的魔力:为何我们一再循环播放某些歌曲?

心理学家认为,人们更加青睐那些自己曾经体验过的东西,但就音乐而言,我们重复听某首歌曲也与其自身的重复率有关。

成为密友需付出200小时 我们该如何根据科学交朋友?

拥有强有力社会关系的人往往比没有的人更长寿。

企鹅这么可爱 北极熊怎么会不吃企鹅呢?

通过数次北极科考,博物学者段煦在《斯瓦尔巴密码》一书中希望告诉读者的是:北极并非没有荒无人烟的无人之境,也不是天寒地冻的“人间地狱”。在层层叠叠的冰川之间,有极端丰富的证据表明:这里是一片富有生命力的神奇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