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机器的崛起:科技发展已经超出人类的掌控了吗?

电脑不是用来提供一切答案的,而是让我们以新的方式,向宇宙提出新的问题。

浪漫物理学家卡洛·罗韦利:一层一层剥开时间的人

爱因斯坦认为,“过去、现在、未来同时发生,它们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一种持久的错觉。”罗韦利觉得爱因斯坦错了。

“无性别的大脑”:别再执着于寻找男性和女性大脑的不同之处了

许多人想当然地以为,男女的大脑构造先天存在许多差异,但迄今为止,神经科学家还没有找到哪怕一条男女不同的脑回路。

从杏仁核中 科学家们或许找到了人类酗酒的根源

通过以一种更高明的方式研究小白鼠,针对“为何只有部分人会对酒精上瘾”这个问题,科学家终于得出了一个答案。

从污染天堂到环保奇迹:日本的天空是如何变蓝的?

即便是在今天,真正的环境政策也往往是源自其他顾虑。常常,真正的国际或各国环境政策都是传统政治与政策不经意造成的边缘效应。

【专访】环境史学家唐纳德·沃斯特:看看自己拉的屎 就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乌托邦

作为第一代环境史学者,唐纳德·沃斯特认为“历史学的核心其实是食物”,所以他不仅研究关乎美国西部农业生产、粮食种植的治水政策,也感兴趣中国的粪便处理问题。

盛文强:低调冰岛 海怪不少

冰岛不只有低调的足球,还有一群不为人知的海怪。

从部落狩猎到世界杯:我们为什么离不开足球?

在2018世界杯开幕这一天,全世界数以亿计的电视屏幕将播放着远在俄罗斯的绿荫球场上的画面。可是,你或许也未曾思考过足球与人类原始部落之间的奇妙关联。

从镜片到GPS:精密科学推动世界发展

对于精度的追求如何一再引领了人类社会的技术进步?

被忽视的传染病:瘟疫如何塑造了中国古代的政治与经济?

既然南方适宜农业生产,为什么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到了两宋时期才实现了黄河流域古来有之的人口密度?安史之乱是否与中国古代的鼠疫疫情有关?历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在尝试回答这些问题的过程中,为我们提供了审视历史进程的另一种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