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史蒂芬·平克是如何解释拒绝社交隔离的部落主义的?

“科学是在学习中进步的,而一般民众的观点与我们所秉持的科学态度完全相反。”

人为何迁徙:难民移民并非灾难而是本能

索尼娅·萨哈通过引人入胜的研究,揭开了移民的真相。与其他千万物种一样,迁徙是烙印在人类基因中的本能。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样:科学而艺术地描画病毒的100种方式

疫情持续至今,我们已不难根据碎片的视觉经验想象出新冠病毒的样貌——一个带有许多突起的圆球。事实上,我们看到的种种病毒,无一不是艺术处理后的结果。而因侧重点、受众群以及绘画风格等因素有所差异,不同插画师对病毒的描绘也各不相同。

《更佳一半》作者沙龙·莫勒姆:肌肉掩盖了男性基因上的脆弱

遗传学研究学者沙龙·莫勒姆谈了谈他的新作《更佳一半》,女性在基因上的优势,以及应该被我们记住的女科学家和遗传学家。

击退信息僵尸人人有责:为何互联网上的错误信息从不轻易死去?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看似带有科学合理性的声明言论也在广泛传播,甚至即便随后被证伪或不成立,这些言论也无法销声匿迹。相反,它们宛如信息僵尸,在早应消逝很久之后依然顽固地四处蹒跚。

公众的关注是动物园进步的唯一动力:从北京动物园熊山说起

公众关注不仅帮助改善了北京动物园的一些设计,在全国其他动物园也有相似的案例。

叔本华的回响:“自由意志”究竟存在与否?

叔本华认为,自由意志是一种自然法则,来源于超个人的意志。

寻找“公约数”:在日益分裂的社会里,我们如何与反对者对话?

在一个人表示激烈反对、毫无对话可能的时候,我们的大脑是怎样工作的?

2019年最值得看的科学图书:《环球科学》发布“最美科学阅读”榜单

对于我们来说,这些作品的美,不仅在于它们精美的装帧、精彩的故事,还在于它们所传递精神之美和思维之美。

透明的坟墓:为何玻璃建筑正在毁灭世界?

玻璃建筑耗能巨大,是鸟类的噩梦,为何我们愿意为了迎合一小部分人的审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