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蚁群有着单只蚂蚁没有的记忆,正如人类大脑一般

蚂蚁一般会利用它们与其他蚂蚁接触的情况,以及其他蚂蚁留下的气味或分泌的化学物质,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科学家在4900年前的瑞典女人牙齿上发现鼠疫杆菌,或将改写欧洲黑死病历史

科学家在一名死于4900年前、埋葬在瑞典的女性身上检测出了鼠疫杆菌,这能否证实鼠疫实际上起源于欧洲?

城里的青蛙最性感:动物的高适应性究竟是福是祸?

研究人员发现,在城市中,泡蟾因人类活动的影响,可以更好地用叫声吸引雌性。但这种看似积极的适应,其背后可能有某些不为人知的退化。

心脏与灵魂:人体器官的诗意与想象

在绝大多数语言里,心脏都被视为灵魂与情感的居所,但心脏对于人体的重要性,其实并没有比其它主要器官高出多少。

爱因斯坦说“上帝不会掷骰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爱因斯坦是一位有神论者,但他认为应该从哲学上来理解上帝,而不是宗教层面。

为什么种族偏见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从严格的医学意义上来说,偏执不同于艾滋病、冠状动脉疾病、小儿麻痹症等疾病。但是,和酗酒、药物滥用等一样,偏执会导致“疾病模式”。

如何在外太空打造一座博物馆?

科研人员已经开始想象,未来的人们将会如何在空间轨道或月球上观看展览。

为何那么多人讨厌冬天?

研究发现,有两种人很抗冻:北极洲原住民和男性。

捕鲸、战争与气候变化:藏在鲸鱼耳屎里的海洋史

这些巨大的耳垢条里刻录着每只鲸鱼压力荷尔蒙的起起落落,和现代捕鲸史的兴衰曲线完美契合。

观鸟者乔纳森·弗兰岑:“我热爱文学和鸟,现在它们都处于危险境地”

弗兰岑认为,现阶段气候变化并没有直接造成鸟类数量的减少,最严重的威胁是猫和老鼠对鸟类的捕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