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蝴蝶与妇道:博物历史上的性别歧视

在18、19世纪那个大探索、大发现的黄金时代,我们也能看到一些女性的身影,虽然她们往往被认为“不守妇道”。

昆虫即将灭绝一说或有纰漏,但人类仍需警钟长鸣

尽管现实不容乐观,但有关昆虫数目降低的数据有东拼西凑之嫌、缺乏代表性且流于片面,尚不足以为某些颇为夸张的警示提供佐证。

为了救三文鱼,人类就可以杀海狮了吗?

饥肠辘辘的海狮为享用一顿三文鱼大餐逆流而上100英里,等待它们的却是人类的杀戮。

被浪漫化的临终遗言:人们在离世前会说些什么?

随着人均寿命不段增长,临终关怀医学不段进步,了解我们在弥留之际的话语变得尤为重要。

2018年可能是有可靠记录以来第四热的一年,2019年或将更热

过去的四年,乃是自可靠的测量手段诞生以来最热的四年。

“我就在今天死”:美国医生如何以新方法为人们助死?

帮助临终病人死亡的两种常用药物,要么是突然买不到了,要么就贵得让人望而却步。

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相信全球变暖,但不愿出钱应对

29%的美国人说他们“十分担忧”气候变化,这个数字打破纪录,比去年高8%,但近70%的美国人不愿意为地球降温每月支付10美元。

购买超市摒弃的丑陋蔬果,真的对地球环境有益吗?

主打卖“丑陋”农产品、减少果蔬浪费的配送公司日益增多,但批评家称它们只是在欺骗顾客,反而会使浪费情况愈加严重。

科幻作品是如何帮助读者理解气候变化的?

科学家不断拿出一份份关于气候变化的报告,试图向我们解释这一灾难的可怕;作家则把重点放在未来的多样性和各种故事上,让抽象的数据变得更易理解。

北磁极究竟去哪儿了?

指南针上指针指向的“北方”,其实一直处于变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