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
交往共识的诸条件:超越危机学的视域

哲学家们对可能性的论证中无不带着希望,哪怕是遥远的希望。而令这些希望遥远的原因,是如马克斯·普朗克所说:观念的历史进步多半不靠理性说服,得等代际更替。而当人们意识到它遥远,绝望就会将它推得更远。

脏话的禁忌、反叛与争夺:从诗人余秀华“反杠精指南”说起

脏话挑战了禁忌,却也由禁忌催生。

【专访】汉语言研究者郑子宁:未来新方言,可能是不同口音的普通话

“很多人现在在谈保护方言,但真的保护了,它的价值究竟有多大?”

网络时代的梗有什么学问

较之于内容,形式更直接、更即时地回应着我们的集体无意识。

“英语起源于中国”?英国学者在三百年前也曾有过同样的结论

人类历史上出现过许许多多令今人感到啼笑皆非的研究成果——“英语起源于中国”,仅仅就这一结论而言,翟桂鋆等人的“学术成果”并不是新鲜的。

地名语言学:如何通过思乡之情导航

地名通常与思乡之情和历史有着紧密的联系。

我们被忽悠了吗?政治和法律话语里的语言学

政府在引领语言意义阐释、解读现实和公众讨论等问题上有毋庸置疑的强大力量。

玛雅文明中广阔的“人”之概念

古典期的玛雅人对“人”的定义与我们现在不同。“人类”是一种“拟人态”,但其它的非人类的实体,石器或者焚香炉也可以是“人”。研究这一问题有助于我们理解在建构和解构人类的过程中我们自身的作用以及相应的社会和政治后果。

被浪漫化的临终遗言:人们在离世前会说些什么?

随着人均寿命不段增长,临终关怀医学不段进步,了解我们在弥留之际的话语变得尤为重要。

500个人说着9种不同的语言 他们是如何理解彼此的?

南古尔本岛上的居民能够互相理解彼此的语言,是因为这里存在一种特殊的语言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