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学
书写的起源:文字生来便是政治统治的工具吗?

书写文字是诞生于计数与统治者的需求,还是由宗教运动、巫术及无数人的梦想一层层发展而来?

两本新书聚焦脏话 试图回答为何骂人与怎么骂人的问题

词语本身只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载体,脏话之所以成为脏话,是因为它们被赋予了我们想要表达的某种意义。

牛津词典再收录多个

唐纳德·特朗普对语言的掌握程度或许会令人生疑,但他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所使用的词汇已经的的确确对英语词汇产生了影响,其竞选已经在英语词汇的历史中留下了印记。

一些曾被纳粹当作武器的词汇正在德国卷土重来

在这个对纳粹的任何回响都高度敏感的国家,曾经和纳粹密切相关的半打词汇再次出现在公共言论中,这引起了一场关于语言在政治中的力量的激烈讨论。

“尝起来有民主的味道”——“民主香肠”成为澳大利亚2016年的年度词汇

民主香肠,指的是投票点售卖的面包片夹烤香肠。平时它有各种各样的叫法,只有在投票日才被称为“民主香肠”。

政治家靠“言辞”改变世界 成为总统后特朗普还会口无遮拦吗?

“言辞”具有强大的效应,语言哲学家奥斯汀认为,人们可以“以言行事”,如言语行为。成为总统后的特朗普,会变得谨慎起来吗?届时全世界都会将他的言辞视作行为,并据此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