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
新冠疫情之下,大自然的音轨正在缓慢恢复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人类世界归于沉寂,大自然的乐章终于再次响起。

美国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逝世,一生从未从喜爱昆虫的童年中走出

他毕生致力于研究自然世界,并激励其他人像自己一样热爱自然。

火焰般绚烂的金凤花受人们喜爱,但它作为堕胎药的知识鲜为人知

欧洲博物学家在三百多年前就知道的知识为何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了断裂?“我们知道什么?为什么知道?”——这是知识生产与传播研究的常见问题,但鲜有人试图回答:“我们不知道什么?为什么不知道?”

世界安静了,鸟儿在高歌:疫情改变了自然

从2020年“最奇怪的春天”开始的图文记录,赞颂了鸟类生活的不朽的美丽和文化。

虚实之间的中世纪动物寓言集

图文互注的动物寓言集是一种承前启后、邀请我们参与阐释和扩写的、流动而开放的博物志,但若执意将它从中世纪书籍文化传统和思想背景中抽离出来解读,得到的只能是一堆色彩艳丽的枯骨。 

新自然主义写作兴起:在身份多元、气候变暖的时代如何书写人与自然?

从罗杰·迪肯到罗伯特·麦克法伦,新自然主义写作已成为一种出版现象。各种新声音的出现,会促使写作者更多地关注气候危机吗?

蚁群有着单只蚂蚁没有的记忆,正如人类大脑一般

蚂蚁一般会利用它们与其他蚂蚁接触的情况,以及其他蚂蚁留下的气味或分泌的化学物质,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企鹅这么可爱 北极熊怎么会不吃企鹅呢?

通过数次北极科考,博物学者段煦在《斯瓦尔巴密码》一书中希望告诉读者的是:北极并非没有荒无人烟的无人之境,也不是天寒地冻的“人间地狱”。在层层叠叠的冰川之间,有极端丰富的证据表明:这里是一片富有生命力的神奇之地。

植物学家同门外汉之区别在于:他能够为植物命名

林奈不仅设计了一种给生物命名的方法,而且创造了一种理解它们的方式。拥有了林奈的命名系统,维多利亚时代的博物学家们便掌握了植物文法和花朵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