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
VR崛起与知觉艺术:20年后的电影会是什么样?

一系列飞速发展的技术给电影的未来注入了激动人心的潜力,且看专家对下一步怎么说。

摄影师布鲁斯·吉尔登:在这些吸毒性工作者的脸上,我找到了母亲的故事

布鲁斯·吉尔登的母亲在他年轻时自杀了。在拍摄迈阿密贫民区的吸毒性工作者时,有关母亲的回忆涌上了吉尔登的心头。

那些失落的、不发一言的东北人

我跟我姐说:“现在这个改革吧,就跟妇女生小孩一样,必须得经历这个阵痛。我弄不明白这事儿,我一个搞摄影的,不是搞经济的,也不是搞管理的。但我认为,阵痛过后就会好起来,国家不会看着不管。现在肯定有困难,慢慢地会好起来。”

想象与拼贴:一位英国皇家建筑师画笔下的大清帝国

重新拼贴融合画中山水人物,创作出一幅幅生动的风俗画卷,阿罗姆深谙此道。

中平卓马:对旅游摄影我只感到轻蔑 必须克制旅途中过剩的浪漫

他是“成为相机的男人”,在失忆之前,他把对摄影最真挚、最较真、最具斗争性也最掏心窝的思考和感受写进了《决斗写真论》。

连史上最伟大的图片编辑都无几人知晓 这个职业究竟是干什么的?

没有图片编辑能成为另一个约翰·莫里斯,而你在新闻里看到的每一张图片背后,其实都有一位像约翰·莫里斯那样的人。

是什么成就了戴安娜王妃在全世界经久不衰的影响力?是摄影

今天是戴安娜王妃逝世20周年。作为现代以来被拍照最多的人,她和照片之间到底有着怎样微妙多重的关系?

在众多“低头族”的时代 火车上的中国人还值得拍吗?

在火车上拍了37年照片,王福春仍在继续。

【专访】摄影师乔尔·迈耶罗维茨:在法国街头拍照违法 我要跟马克龙谈谈

和这位79岁的纽约街头摄影师面对面,说的都是摄影,感觉却像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