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
【专访】摄影师乔尔·迈耶罗维茨:在法国街头拍照违法 我要跟马克龙谈谈

和这位79岁的纽约街头摄影师面对面,说的都是摄影,感觉却像聊人生。

著名图片编辑约翰·莫里斯去世 他是20世纪报道摄影兴衰起伏的见证者

对这位“历史上最著名的图片编辑”,你了解多少?

拥抱影像的无限可能:第48届阿尔勒国际摄影节进行时

“在照片铺天盖地、人们每天要观看数百万张照片的年代,我们希望在阿尔勒按下暂停键,减少数量,提出主题,引发人们由观看而产生思考。”

话剧小说是严肃的高雅艺术 而电影是轻浮的低级艺术?

从壁画到电影,再到今天数以亿计的网络小视频,影响叙事的力量一直蓬勃而强大,从来不容我们小觑。

日本摄影师石内都:“我拍摄的近乎都是我的羞耻”

呈现“表面”的摄影,在石内都手中,变成了一种刺穿表面和平的手段,让生命的本质裸露。

我们的身体,在网上:Instagram时代的女性主义影像

在这一代人青春期开始前,移动设备和影像主导的网络平台就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我为何反对俄大使遇刺的照片当选荷赛年度图片

在世界新闻摄影大赛(荷赛)颁奖结束三个小时后,评委会主席Stuart Franklin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评论,解释自己为何给这张年度图片投了反对票。

我们“观看”,却从未真正“看见” | 纪念约翰·伯格

正是从“观看”这一最简单、最本能的行为中,我们建立又不断调试着我们与世界的关系。

郭力昕对话约翰·伯格:即使书写产生的力量微不足道,还是要写

2005年,台湾影像评论家郭力昕曾对约翰·伯格进行了80分钟的采访。伯格已逝,但我们依然能从他们的对话中看到这位英国极具影响力的左翼作家与艺术批评家的睿智与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