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谁在下注《皓衣行》?

“耽改101”为受众准备了不少剧集,为何不少受众都看中了《皓衣行》有“爆款相”?

先《司藤》后《城池》,男女言情的春天终于回来了

bg和耽改“正面对打”的场面,愈演愈烈。

如何学术地阅读网络类型小说?

学者倪湛舸认为,网络类型小说值得最好的理论和方法。

《流金岁月》、《了不起的女孩》热播,女性题材新品类正当红?

“她浪潮”加速女性意识觉醒,双女主爆款风口在哪?

为何腐女也厌女,男同也恐同?从肖战“女化”争议谈起

身为女性的耽美爱好者对“女化”进行强烈抵制,看起来令人匪夷所思,可是说到底或许是对沦为性客体的焦虑。

打破纯美CP想象:同性恋者的迷惘、孤独和沉默

人们大多只关注青春健美的男同,却忽视了更为广阔的隐形族群以及他(她)们的不安与恐惧。

腐女都是异性恋吗?关于耽美文化的四个迷思

腐女都是异性恋者么?攻受关系是对现实权力秩序的复制与臣服么?耽美文是对性暴力的美化与认同么?耽美是逃避现实还是再现了更激进的情欲想象?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我们何不尽情狂欢?| 2018年亚文化盘点

它们的流行或许体现了一种全民的焦虑与虚无,又或是展示了在快节奏的、碎片化的当下,人们逃离现实、寻找精神寄托的种种方式。

耽美中的性别想象:纯粹的男性之爱,抑或强化的权力关系?

耽美中的攻受关系,是男性气质的一种多元表达,更是现实中男女性别想象的变体。

日本女作家森茉莉诞辰:这位耽美小说鼻祖是“写作着的洛丽塔”吗?

森茉莉的写作主题除了父亲之外,便是男子间那美丽又带有禁忌色彩的爱恋了。三岛由纪夫称她的作品是“性感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