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蒙田说,失恋和友尽常有 而文学会治愈我们

我们认为阅读时是在逃离自我,但阅读也能探寻、疗愈我们的内心世界。

达尼·拉费里埃:午睡是我们对被城市的粗暴节奏弄得筋疲力尽的身体的一种礼遇

有人告诉我,如今的生活节奏这么快,午睡是不能饶恕的,是白白浪费时间。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因为在白天当中停下来歇一歇,可以让人对别的事情更敏感—而不会老想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