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游
“一个剧本一套房”也逃不开“洗稿”:揭秘百亿“剧本杀”市场

下一次用闪闪发光的创意灵感,将玩家泪水变作财富的契机又将属于谁?

有人融资千万,有人隔天倒闭,剧本杀的财富密码到底是啥?

剧本杀这门生意,还能掘到金吗?谁能掘到金?

做了100款桌游的CMON,2020年收入2514万美元亏损490万

《Marvel United》众筹收入280万美元,《Massive Darkness 2:Hellscape》筹款380万美元。

剧本杀局中人:入行容易赚钱难

剧本杀看似是门槛很低的行业,但显然,入行容易,赚钱难。

剧本杀要破圈,还差啥?

虽说现在剧本杀市场上的剧本数量已经进入一个蓬勃的状态,但质量较好的出圈作品并不多见。

剧本杀再次风起?

短时间内剧本杀还不会成为下一个狼人杀,但若任由行业乱象的蔓延,也是自取灭亡的行为,难保不会出现一种新形式取代掉剧本杀。

一月消费2000块,剧本杀是暴利生意吗?

飞速增长的店铺背后,剧本杀的生意真的这么好做吗?

女仆兼职也能赚上万,女仆桌游的老板却要穷哭了

女仆桌游店经营的是桌游?还是女仆?

不要带妹上分,不要隐姓埋名:是时候打破“女玩家不行”的偏见了

为什么有些人只想听到“他”的声音?

小说游戏学:从奥斯汀到波拉尼奥,文学世界里的棋牌有何奥妙?

棋牌可能是休闲和消遣,可能是一掷千金的豪赌,还可能是唯一的精神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