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
死灰复燃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的法则适合人类社会吗?

当时的许多知识分子必须面临他们的传统信仰遭遇的挑战:达尔文主义是否真的使对弱者和穷人的忽视、对慈善机构的抛弃具有合理性?进步是否就一定意味着对于“不适者”的淘汰?

交往共识的诸条件:超越危机学的视域

哲学家们对可能性的论证中无不带着希望,哪怕是遥远的希望。而令这些希望遥远的原因,是如马克斯·普朗克所说:观念的历史进步多半不靠理性说服,得等代际更替。而当人们意识到它遥远,绝望就会将它推得更远。

要重新分配薪酬,也要重新分配尊严:迈克·桑德尔的新书如何想象未来?

这位哲学家认为,自由派左翼对精英政治的追求背叛了工人阶级。

找回人民?民粹主义与“民主的悖论”

民主理论的中心地带其实存在一个难以化解的边界难题:人民自身的构成难以通过民主的方式得到辩护。

当我们说起“修昔底德陷阱”的时候,我们说的是什么?

修昔底德一生亲历了雅典的霸权由盛到衰的过程,雅典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失败给他带来深深的震撼和思考。他对人的苦难、城邦的衰变和毁灭有一种敏锐的体悟。

孤独的政治

没有家人的照料、朋友的关怀、政府的援助,这种情况下的孤独状态令人倒吸一口凉气。今天,生活在新冠疫情中的我们得以一窥重要的社会机构是如何在疾病面前土崩瓦解的。

我们为什么爱宋朝? | 圆桌

这种对帝制中国政治文明的重新发现,或许是继器物审美、生活方式之后“大宋文艺复兴”的另一个重要面向。

究竟谁是“乌合之众”?勒庞《乌合之众》的诞生与回响

《乌合之众》的走红并不仅仅是在今日,早在20世纪初,它就曾卷入正发生着巨大变局的中国社会,为那些影响着现代中国思想的知识分子所关注。

霍布斯《利维坦》的卷首图里藏着哪些秘密?

在这幅充满神秘气息的图里,我们能看到顶端巨大的人造政治体,以及环绕着标题的一个国家要面对的种种死敌。

READ HER | 汉娜·阿伦特:我们如何爱这个世界

她的故事折射着一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