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业务
登堂入室下堂求去,艺人经纪二十年

从当年万丈光芒的“明星公司”华谊,到如今粉丝忙不迭“教做人”的偶像经纪公司,艺人经纪二十年,市场几经变迁,问题倒是变化不大。

娱乐教母们的中年危机

2020年谁都不好过,龙丹妮、杜华、杨天真三位教母也不例外。

火箭少女yamy被老板骂丑背后,我国1.2万家艺人经纪企业引关注

目前国内与艺人经纪相关的企业已超1.2万家,2019全行业注册量已突破2500家。从地区分布来看,广东以超过3000家企业排名第一,上海、浙江分列二三位。

八家经纪公司同台对打,谁能借《快本》成为赢家?

那些入局《快本》新人选拔的公司都是什么来头?它们为何而来?各自又有什么样的优势和劣势?

头部主播频被挖,腰部主播不赚钱,风口下的MCN有多尴尬?

它现阶段只是一门脆弱、小规模的生意。

主播经纪人口述:博士毕业,依然在“伺候”网红主播

“主播经纪人和主播关系甚至比他们的父母更亲密。”

《乘风破浪的姐姐》热播,1.2万家艺人经纪企业受资本追捧

偶像综艺层出不穷的2019年,行业注册量突破2500家。

“乘风破浪”背后的经纪人姐姐们

明星经纪正在遭遇挑战甚至困境,需要寻找新的出口。

周冬雨、杨颖“出走”泰洋川禾背后,新型经纪公司“风口”下的困境

一场由传统娱乐和网红经济所主导的经纪公司转型风暴正在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