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
【专访】陈平原:过分强调“反映当下”,文学创作容易走上春晚这条路

新书出版之际,陈平原与我们聊了聊文学教育、文学与现实、读书与时代等问题。

从柳宗元到徐霞客,中国文人的旅行观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看到了从富阳桐庐至桂林七星洞的奇山异水,也看到了从山水审美到旅行娱乐的更迭。 

残暴与苦情引人去向何处:理解余华的小说《文城》

人物的遭遇一再让人掉泪,但掉眼泪并不是很高的标准。看到那么多村民浮尸于河中,读者可能会和故事里的人一样,仿佛闻到腐臭,感到情绪被耗尽的疲劳。

余华谈新作《文城》:和《活着》相比,这是一部传奇小说

“现在年纪慢慢大了,我觉得留给自己写作的时间也不多了,接下来有时间集中精力把没写完的作品写完,可能下面不用等个八年了,争取四年内完成。”余华说。

从韦伯的“天职”到格雷伯的“狗屁工作”,我们如何认识工作与人的关系?

将陈映真的小说与格雷伯和韦伯结合来看,它们似乎指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当就业环境不再如人所愿,当“天职观”信仰无处不在,身处其中的人们是否将被工作湮没——而即使是狗屁工作,人也难以动弹更遑论逃离吗?

思想界 | 前媒体人马金瑜遭家暴:在“怒其不争”前我们更应该追问什么?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前媒体人马金瑜遭家暴以及贾浅浅诗歌引发的争论。

从借腹生子到国恨家仇:代孕叙事是如何被割裂于生育史之外的?

当下有不少关于代孕伦理和法律问题的讨论,但对代孕的历史我们却知之甚少,借助文学所凝结的记忆和时间,我们或可了解一二。

作家黄石:对旧上海的书写有一种套路,写《上海百乐之门》希望另辟蹊径

上海本土文学并不缺少刻画底层生活的文学作品,但只有“有质感的、活生生的个体最吸引书写者”。

汪曾祺孙女汪卉:给“汪曾祺热”降温,把关注留给中国文学的当下和未来

汪卉认为,汪曾祺作品的平淡朴素切中了碎片化阅读的喜好。

【专访】作家陈春成:群山间有无数秘密,正以一种你不能理解的方式运行

沉迷对联的人,在对联完整之时,会听到凤凰的鸣叫,同时天降情霜;酿酒师混合五行酿出的酒中有无尽的黑,有瑰丽的星云,凡是看过这坛酒的人都对世间事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