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
“上班,是一个大大的骗局”:华盛顿大厦里的陈映真如何书写人的处境与异化

在“华盛顿大楼”系列中,陈映真书写了华盛顿大楼里工作的高级主管,也书写了远离家乡、疲乏不堪的女工——他的文学是关于“后街”的生活。

第七届联合报文学大奖得主张贵兴:故乡从前鸟不生蛋

第七届联合报文学大奖花落马华作家张贵兴,他的小说《猴杯》和《野猪渡河》已由后浪引进出版。

“明知前路是坟而仍是走”:黄子平《灰阑中的叙述》如何启示当下?

黄子平发现了文本内部的矛盾、杂糅、暧昧之处,“把文本的缝隙扯得更宽一些,让读者看到性、宗教、江湖等范畴和革命历史小说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

夏志清:老舍是如何看待离婚和书写离婚的?

从《离婚》这部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出老舍喜剧才情的新面目。

【专访】作家朱琺:儒家正统秩序摒弃掉的东西就是怪谈生存的土壤

南方的故事荒腔走板,怪谈的背后暧昧不清。朱琺如何重述越南怪谈?

村上春树如何继承了鲁迅:从阿Q形象谱系说起

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以及村上春树都曾以阿Q的形象批评战后日本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市民社会”。

重访“小灵通”的时代:十七年科学文艺的幻想与现实

十七年科学文艺关注的并不是“幻想”,而是“现实”,“幻想”常常是被拒绝的概念。

从杜甫到北岛,我们今天如何读诗?| 世界读书日

读者真的读懂诗了吗?一首诗应当如何阅读?或者说,如果一首诗与现实相关,我们应当如何理解诗歌与现实的关系?

如何走出劫难恢复为人?王鼎钧:人终须与人面对,与同类和解

“听我说,咱们同年同月同日找一个人烟稠密的地方去看人,去欣赏人,去和我们的同类和解,结束千年防贼,百年披挂。”

“围城”题下的阅读史

一方面“围城”之象长久地在钱锺书的战时生活中深入其心灵脑海,另一方面,“围城”之题也包含了丰富深邃的诗文典故,钱锺书笔下的战争语境与这些伟大的文学传统发生了奇妙的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