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
【专访】学者张莉:从女性立场出发解读文学,并不是将女性作为受害者来理解

张莉以爱情话语和女性命运为线索,串联起了百年来中国小说的变迁。从沈从文、郁达夫到萧红,她试图调整当下时代对于文学经典的读法,就像一代代的写作者那样,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游历盲人国、巨人岛与平面国,借由幻想理解我们身处的世界

这些奇异国度既是假的又是真的,我们在幻想故事里识别出自己。

中国文学何以重回世界文学之中:浦安迪与“中国叙事”

浦安迪主编的《中国叙事:批评与理论》论文集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这些中国叙事文学的研究者探讨了“中国小说本身的规律,这些规律不是外来传统能够强加给它的”。

是金钱博弈还是再造命运?为什么国产剧里的主人公一直在买房

这是区分为无房者/有房者,寄人篱下/独立自主、高档公寓/经适小区/弄堂老破小、向上买房/向下置换的多层世界, 就算同处一个屋檐下,前者想要跨越成为后者是困难的。

学者朱振武谈诺贝尔文学奖百年变迁:“许多作家陶醉旧事不问世事,能获诺奖?”

朱振武分析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语种和国籍之后认为,瑞典文学院的评奖也许并非完全没有企图,不是任何方向都没有的分配。

木心再引争议:所谓“文本再生”距离抄袭到底有多远

在中国文学史上,木心究竟地位如何?我们又该如何评价这位毕生游离在主流文学圈外的作家的作品?

【专访】废名研究从沉寂到热闹,也是文学评价标准从单一走向多元的过程

“我之所以研究废名,是因为感觉到废名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能够超越一般作家,也能够实现自我超越。”废名研究专家陈建军说。

中西之间,新旧之外:晚清科幻小说如何想象一个进步的世界?

晚清科幻小说中那些有意思的发明,诸如电气术、催眠术乃至造人术,不仅仅是天外飞仙般的技术应用,更有其隐喻性质,象征着知识分子在忧患中革新造人的尝试,既吸收西方的现代科技,又保留自身的“心力”与“脑力”。

陈春成获宝珀理想国文学奖首奖,评委马家辉称其写作“很sexy”

陈春成说:“我只能这么写,非写不可,非如此写不可。”

毕飞宇:中国作家不要做世界文学的梦,但对自己要有写作上的要求

毕飞宇称,这种要求包括生动、准确、原创和具有涵盖性,如果做到了就是世界文学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