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学
从“内部进化”到“外部进化”,失效的自然选择?

自然选择对人类进化的影响在今天重新受到了质疑,面对技术的介入,自然选择是否失去了作用?

人类学家项飙:能上社交媒体说话的人,会觉得自己的感受是全世界的感受

项飙注意到“躺平”、“内卷”在过去一年里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词,但在他研究并因此熟悉起来的那些人群中,很少有人会用这样的语言。

从《智人之路》看人类未来:移民危机和瘟疫传播不应该怪全球化

克劳泽认为,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世界都逃不过两大核心问题的主宰:毁灭性瘟疫和持续的移民浪潮。

最新考古发现或将颠覆人类进化论,人类起源仍是未解谜团

《自然》(Nature)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公布,在中国发现了二百多万年前石器时代工具的证据。

告别“行动着的理念人”:人类学家马歇尔·萨林斯与保罗·拉比诺本周相继离世

萨林斯曾打趣道:“至少在人类学的发展历程中,有两件事是确定的:一,我们终有一死;二,我们都是错的。显然,头一条如果比第二条来得更早,那就可以说是一个好的学术生涯了。”

从蘑菇里思考人生:与麻烦同在,与同伴共行

生存总是和他者相关,我们和松茸一样,自身的演化也被遭遇的历史所交染,不依靠其他生物就无法成为自己。

是食物也是伙伴:探秘狩猎社会中猎人与猎物的复杂关系

猎人与猎物之间的情感联系引发了重要的问题——当一种动物消失时,会发生什么?人类对这种不幸的反应是什么?

思想界 |“散装卫生巾”引争议: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散装卫生巾”引发的争议与近日逝世的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

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去世,曾组织“占领华尔街”运动,提出“狗屁工作”

他认为,欠债还钱的常识腐蚀了人类彼此关爱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