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
拥抱争议,别怕吵架:为什么针对公共话题的分歧和争论是如此重要?

意见不同可能会引发争吵,令人不快,但分歧是推动人类思想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没有争论,我们可能依然活在黑暗之中。

当反智主义反对所有批判反思的声音,大众的意愿可能会变成一种新狂热

在许纪霖看来,《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在中国能引起一些反响,“大概和我们身临其境感受到的一些东西有关。”

将“阶级、性别、种族”复合视角带入人文学科,约翰·伯格功不可没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马凌认为,《观看之道》的主旨是为了“破”,这在那个时代是有其意义的,但对她而言,伯格走出了七十年代最激进的那一步后,时代的钟摆就会往反方向走。

葛兆光谈何兆武: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幸福和自由

何兆武说自己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做学生的时候。

美国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在单向度的世界拥抱复杂性

“复杂性”几乎是一个旧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在KOL时代所能带给我们最有益的启迪之一。

反对智识,也反对代表智识的人:当反智主义遇上民粹

一方面,人人生而平等、社会民主的观念不容许少数人凭借知识凌驾于众人之上,进而引发反智思潮。另一方面,尊卑贵贱的等级制度又采取由上而下的反智措施来打压民众的反叛。

想写小说又轻视小说:萨义德与虚构写作之间的纠结与秘密

爱德华·萨义德认为小说无法改变世界,或许只是因为他自己从未成功。

作为文化保守主义者的陈寅恪:心通意会,无问西东

陈寅恪既指出所有人皆生活在“一时间一地域”之中,但也强调一个“超越时间地域之理性”的存在,而且世人可以经由理性,超出自身所在的局限,突破“彼此所是非”的困局,达到与另一时空中的人物心通意会的境界的。

思想史学者林毓生:中国近代思想中的反传统思潮如何影响了历史?

作为海外新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代表,林毓生沿着其老师殷海光的思考继续前行,对五四出现的激烈的全盘反传统主义进行了思考,并进而对20世纪中国出现的激进反传统主义思潮进行了深刻的剖析。

知识精英如何进入大众: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的“同时代集体性心情”

知识人应以怎样的姿态面对民众、国家以及“同时代集体性心情”,应与之保持怎样的距离,这个问题不只投向了思想史叙事的“对象”,也抛给了作为历史见证者、书写者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