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
从方国瑜先生的晚宴看民国时期知识分子的民族观念

尊重与宽容是必须的,消弭内地与边疆、汉人与夷人、“我者”与“他者”之间的截然分异,是民族平等、民族融合的必由之径,这不仅是人际交往中的实际问题,还是关乎国家存亡命运的大方向。

【专访】瞿骏谈五四时期的“多个世界”和读书人的千姿百态

在瞿骏看来,五四运动实际上是多声部的——它是一场多层次、复合性的庞大运动,其中有着紧张、冲突和曲折反复。

【对谈】五四运动的多重叙事与新旧冲突

在五四时期的那些旧派人物,他们在挣扎什么?

“强者”与“智者”:晚年胡适与蒋介石的交往

蒋介石、胡适间这种“强者”与“智者”的微妙关系,在近代历史上似乎不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诽谤的煎熬:拉铁摩尔在麦卡锡时代

《诽谤的煎熬》和《欧文·拉铁摩尔与美国何以“败走”中国?》两书相得益彰,使读者对拉铁摩尔的一生,尤其他在麦卡锡年代的经历有了最直接和透彻的了解。

以赛亚·伯林,和将他从晦涩中拯救出来的人

没有亨利·哈迪,就没有后来的以赛亚·伯林。

相识与重逢:徐志摩与汉学家卫礼贤

徐志摩和卫礼贤在法兰克福的重逢,以及二人期望促成的中德文化合作的这一段往事,因为他们先后的离世而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五十年代初期的陈梦家与夏鼐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陈梦家从清华大学来到考古所工作,作者依据陈梦家的书信及相关史料,从其与时任副所长夏鼐的关系的角度,追述陈梦家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观者也可就此体察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群体的氛围。

逝去的民国知识人:我的国度属于这个世界

正如在西欧的同类一样,他们非常关注新闻媒体、文艺刊物,也很需要沙龙、咖啡馆这样场所的不定期互动,至于书店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他们的自我意识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这一系列制度化环境下逐渐有机生成的。

【专访】李陀:拜金主义导致精神瘟疫 2008年之前和之后是两个中国

“公知的失败,显示出中国的知识分子要找到自己合适的社会角色,承担起自己不容回避的社会责任,并不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