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
“面容”的抵抗:后奥斯维辛的哲学遗产

列维纳斯关于面容的抵抗最终诉诸的是人们责任心的醒悟。奥斯维辛之后,当纳粹主义的宏大话语同焚尸炉的灰烬一道化为虚无,人们越来越发现,所谓集中营的黑暗地狱,细察之下不过是由一个个普通人的恶之平庸。

人需要多少故乡?

真正的乡愁不是自我同情,而是自我毁灭。它存在于我们过去的一块块解体中。

二战记忆 探访奥斯维辛集中营

建于1940年4月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建立的最大的集中营,素有“死亡工厂”之称。1942年,奥斯维辛作为希特勒完成毁灭犹太种族计划中的一部分,成为欧洲最大的犹太人集中营。直至1945年1月27日被苏联红军解放前,超过150万人在集中营被杀害。曾经风靡全球的《安妮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被捕后也关押在此,期间不幸遇难。

普里莫·莱维:“莫诺维茨是一个不错的集中营 囚犯平均能活三个月”

“我们在夜里抵达一个偏远的地方。我们之中无人知晓“奥斯维辛”那个名字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