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
种族主义科学为何在今天死灰复燃?

二战后,“种族”之间存在基因差异之类的说法被打成禁忌。然而到了今天,随着极右翼的复苏,种族主义科学也卷土重来了。

在部落主义猖獗的时代,共情有助于弥合日益分裂的社会

如今,“部落主义”的趋势愈加显著,人们偏好与自己相似、与自己属于同一群体的人,同时与看起来和自己处于敌对阵营的人争斗。在社会撕裂的时候,共情能力更显得格外重要。

在卢旺达大屠杀发生25周年之际,我们应吸取哪些教训?

国际体系在结构上更倾向于袒护大屠杀的始作俑者而不保护人民,这必须加以改革。

美国元老级议员:不明白为什么“白人至上主义”会让人反感

“你回头看看历史,其他类别的人对文明做了什么贡献?还有任何其他族群比(白人)对文明的贡献更大么?”

民族自决的噩梦:历史上的巴尔干为什么会成为种族主义的演兵场?

在巴尔干,一方面各民族混居在一起;另一方面,每一个被迫和其他民族混居的人内心深处又都怀着不切实际的梦想。当梦想与现实的落差同日常生活里的贫苦、不耐烦和愤怒搅拌到一起,民族主义就很难不变成种族主义。

为什么种族偏见是一个公共健康问题?

从严格的医学意义上来说,偏执不同于艾滋病、冠状动脉疾病、小儿麻痹症等疾病。但是,和酗酒、药物滥用等一样,偏执会导致“疾病模式”。

人们缘何对金发趋之若鹜?

打开电视或是社交软件,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清一色的金发——而全世界人口中只有2%是生来就有一头金发的。

正在“白化”的亚裔美国人

近期的多个逆向歧视案件反应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美国,白人与特定阶层的亚裔,二者的利益愈发重合了。

我的“黑白家庭”为何在美国受到重重打击?

2010年,我和妻子在埃塞俄比亚收养了小女儿,当时我们还满怀希望。自那以后,我们陆陆续续见识了太多丑恶的东西,现在我们的心中只剩下对国家未来的担忧。

足球领域的种族歧视 正在往更加隐晦微妙的方向发展

英国的第三代和第四代黑人移民运动员在赛场上为英国体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人们再也无法将他们排除在“英国人”的身份之外了。然而,德国却从来没有机会进行一次全国性的种族话题大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