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
陌生的外销画,熟悉的中国人

传说中的外销画大都收藏在国外博物馆,往往不为中国读者所熟知。

与乾隆冰嬉共饮、畅游园林,荷兰访华使团的故事能否改写“文化冲突论”

马葛尔尼访华事件奠定了中西外交史的“文化冲突”叙事,更鲜为人知的荷兰使团的故事则让我们看到了一种不为获得好处或签署条约、只为建立联系增进了解的外交可能。

故宫博物院十年掌门人郑欣淼:如何耗时七年真正摸清故宫“家底”?

单霁翔认为,郑欣淼当院长的十年是“故宫发展最好的十年”。

是“必要之恶”还是沉疴未除?回看中国历史上的妇女与儿童贩卖

《清末民国人口贩卖与家庭生活》作者任思梅认为,只有强有力的文化异见才能真正介入人口交易机制,无论是晚清还是民国都未能达成这个目标。

从鼓励升迁到鼓励安分:功过格中的明清社会变迁与道德秩序

功过格往往在社会失序时期广泛流行,功过格的编纂者固然都坚信过一种有道德的生活才是有益的生活,但对处于不同时代风口、社会等级序列中不同位置的人来说,对道德的关注,往往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晚清政治小说的用世之心与想象之境

随着清末“新政”措施在各个领域的推行,不少地位斐然的“改良俱乐部”成员投入了政治小说创作,这一融合维新宣传和教育目标的小说形式也在二十世纪头十年迎来了黄金时代。

东西与左右:赵孟頫为什么会犯方位错误

究竟是视觉经验和文化观念的偏差,还是画家有意为之的“用心良苦”?

历史学家王柯:“中华民族”一词至今仍缺乏一个科学的定义

“中华”被革命家们努力从一个文化共同体改造为了一个政治共同体,并在此后一直不断地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

被以92条罪状抄家的年羹尧到底有多少家产?

年羹尧既非满洲贵族出身,又无证据表明其有商人的身份背景,他是如何在短短几年之中积累起价值高达1595000两的家产呢?

事实、叙事和话语权:对“大元史”和“新清史”的回应

故事讲得多了,流传广了,就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某种权威意义,并演变成为一套固定的历史叙事,随之而产生巨大的话语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