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史
日本国宝中的中国绘画

作为古代中日文化交流的实证,《五部心观》可谓是宝中之宝。从美术史角度来讲,入唐僧带回的密教图像,无疑是研究唐代密教绘画及其传承的重要范本。

普林斯顿树林:巫鸿的避疫手记

“写作的最大功用是可以带来些许的自信和自律,把无法掌握的外界因素屏蔽在可控的个人行动之外。想得寥廓一点,它甚至能够带来某种返璞归真的自如。”

去大英博物馆看那些千奇百怪的动物

人类惧怕动物,但也宠爱或尊敬动物,在它们身上寄托想象,因为它们与人类如此紧密相关。

【专访】艺术史学家柯律格:抱怨中国艺术被忽视没用,关键是要有优秀的研究

“西方正典不足以定义完整的‘艺术史’,我坚信这种视野更开阔的新观念是正确、必要,且值得我们为之努力的。”

从极度痛苦到令人愉悦,医疗绘画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历史?

我们今天在医疗中心看到的那些令人愉快的图片,已然与历史上挂在或绘在医院里的那些虔诚的、宏伟的或令人痛苦的绘画大相径庭。

画家戈雅与疾病

对戈雅而言,疾病便是他的境遇。当疾病不可避免地来临时,它便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隐藏在伟大艺术品中的风流韵事

有人认为比利时弗拉芒画家安东尼·凡·戴克的一幅肖像画隐藏了他爱情生活的一个秘密。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就是从卡拉瓦乔到弗里达·卡罗这段艺术风流史的一部分。

艺术家的社交生活:高更与梵高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孤独

从他们的肖像画中不难看出,高更与梵高这两名人们眼中的艺术界的伟大孤独者,他们的生活均与家庭和社会群体有紧密联系。

女性空间中的视觉张力

在巫鸿的书中,仕女画不再是对图像进行分类和分析的既定框架,而是被看作具体而特殊的历史现象,它本身的产生、发展、演变是研究的对象而非前提。

乔治王子学芭蕾被嘲:除了性别刻板印象,芭蕾舞还面临着更严峻的危机

古典芭蕾如今已经走入了衰落期,从纽约到莫斯科,芭蕾艺术止步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