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
小众失去知乎B站

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小众社区,内容丰富了,但是味道却变了。

从吴晓波到罗振宇, 知识付费IP有哪些“脆弱点”?

无论是罗振宇,还是吴晓波,二人在各自的跨年演讲中均对背书暴雷的P2P未置一词。

帮吴晓波卖知识付费的小鹅通,要为教育培训公司在微信卖课

知识付费公司正在转型教育服务,而教育公司试图增强在线招生能力。

全通教育拟15亿收购巴九灵96%股权,深交所发文问询:是否为忽悠式重组?

尽管被称作“知识付费第一股”,但要“曲线上市”显然并不容易。

为 “知识” 付费的年轻人

知识付费是一座城邦,城里城外两拨人,各自挣着自己的体面。

【思想界】在知识付费中跨年:作为营销手段的时代焦虑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两种不同的跨年方式引发的争议,它们分别是“知识付费大佬们”的跨年演讲,以及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的“一吻跨年”营销。

知识付费红利期过了吗?这些业内玩家不太同意

2019年不可能再卖焦虑型知识了,卖完就两个结果,一是学完了还是很焦虑,不买了;二是学完了不焦虑,也不买了。

【专访】梁文道:我不认为一本书能提炼出所谓干货 剩下都是多余的

“今天很多知识付费节目标榜每天用多长时间帮你读完一本书,省下你的读书时间,只给你干货,坦白讲,这些都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日前新开了一档音频读书节目《八分》的梁文道这样说,所以他是怎么做的呢?

【深度】平台梦碎 但百度教育还没凉

百度整体战略多次变动,让经营四年的教育业务仍在寻找商业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