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城市资源枯竭以后,我的家乡还能不能活?

甘肃玉门,曾经的油城,油尽人迁之后的“荒城”。资源枯竭型城市如何转型?摄影师陈澍设想基于玉门本身“荒城”的性质,将故乡打造成日本濑户内海艺术节这样的大型文旅胜地。陈澍是不是在异想天开?荒弃了近二十年的城市能否还能重焕生机

【箭厂新声报到】生长在黄土地,我用4000张照片记录乡亲们的面孔

本片记录了位于神奇纬线“北纬37°”上的不神奇村庄: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高镇。之于此,本片以高镇的产业结构为主线,为村民拍摄肖像并举行一场乡村展览,为平凡高镇献上一场更具仪式感的体验。

人需要多少故乡?

真正的乡愁不是自我同情,而是自我毁灭。它存在于我们过去的一块块解体中。

时间与空间的旅人:中秋佳节,倍思乡

与乡愁有关的故事。

【拾城】流浪家乡

归来的行囊里,是家乡的味道。

【专访】家、异国他乡与孤岛

这样的体验早在旅游开始兴起时就变得不再陌生,参与到另一种异域文化之中并引以为乐,同时充满困惑。对留学生来说,“迷失”的体验相较乐趣,更是一种复杂的体验,令人回味。

春节回乡见闻:从这里看懂中国农村消费升级

农村在快速发展,新事物和老事物共存。

何以解乡愁

从整体上看,现代化启动以来人口主要是由乡村向城市流动,返乡往往只是精神上的表征,它与整个现代化主流实践并不是很兼容。

【春节食话】月是故乡明 胃是故乡胃

“各种人,在这里找到了自己顽固的家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