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家
身份政治是政治“富贵病”?

在今天,身份政治的问题已经不是挑战契约政治,而是遇到了一个巨大的“求同的矛盾”——种种有着不同身份的人生活在一个民族国家之中,他们该如何相处?

孙歌:竹内好提出“如何进入历史”的问题,我们今日仍在面对

竹内好曾经慨叹过,日本的社会科学与文学没有找到共同语言,这影响了思想运动的涵盖面,削弱了思想立足于国民生活的可能性。他一生正是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不断推进着这种促使社会科学与文学结合的“共同语言”的形成。

“反思全球化”时我们在反思什么?来自法国思想家德日进的启发

我们与其说这是“反全球化”的时代,不如说是一个“反思全球化”时期。重温德日进在人类最为悲观的时刻,乐观地提出“全球化”的理想主义,对我们的反思有着启发意义。

帝国和自由之间的韦伯

从政治民族到大国崛起再到帝国命运,韦伯的思考总有时代回响。

克鲁泡特金的“互助”思想如何影响了后世建筑?

当托尔斯泰希望以宗教情怀拯救社会,当英国思想家斯宾塞冷静地宣扬“丛林法则”,克鲁泡特金奉献了另一种医治社会的药方。

李泽厚:思想史的意义

在李泽厚看来,尽管对人生意义、生活价值以至宇宙本源等等问题有同样的兴趣和探求,但中国并无西方的哲学(philosophy)。儒、道均是半哲学、半宗教。它们强调的是“践履”,“工夫即本体”不只是哲学命题,而更是实践法规。

怀念李泽厚:深刻而率真,对下一代学人的成长功不可没

在这篇纪念李泽厚逝世的稿件中,界面文化专访学者林岗和陈明,请他们回忆了作为学术上的巨人和生活中的友人的李泽厚先生。在专访之后,我们也整理了李泽厚的八部重要著作,以期让更多读者了解这位重要思想家的研究之广泛、思考之深远与写作之勤奋。

课虚无以责有:李泽厚的哲学自传

“中国哲学的重新发展可能消化海德格尔,也正好对应多元、动荡、偶然性巨大的二十一世纪的后现代人生。“李泽厚说。

从《虚无时代》看人生意义:物质文化、社会结构发展到一定程度,精神危机就会出现

在维舟看来,无论是天理、公理还是真理,它的提出往往针对的是群体的伦理道德和救亡图存的路径,而非个体存在的价值意义。因此他认为,“中国人找到人生的个人意义,这个挑战才刚刚开始。”

为什么今天不再出现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的大家了?

“文化战争”的无情要求将美学压迫到政治文化的服务中,使事态更加艰难。通过将诗人和小说家纳入学院的僵化惯例,美国写作已经将沉闷和顺从制度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