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正确
学者但汉松谈美剧《英文系主任》:中美两国大学英文系的共通点是“浓厚的末日感”| 专访

但汉松认为,美剧《英文系主任》在合理的戏剧夸张当中触碰到了很多符合英文系实际生存状况的话题。

【专访】陈平原:过分强调“反映当下”,文学创作容易走上春晚这条路

新书出版之际,陈平原与我们聊了聊文学教育、文学与现实、读书与时代等问题。

写小说的伊桑·霍克:在当下谈论男性气质确实令人生畏,但也相当必要

这位曾获奥斯卡奖提名的男演员谈了谈他最近以演出舞台剧《亨利四世》为背景创作的小说,自己如何应对不好的评论以及艺术在检验所有人类行为时所起的作用。

作家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是每一个个体的损失

随着小说《半轮黄日》被选为百利女性小说奖“赢家中的赢家”,生于尼日利亚、现居美国的作家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谈论了拜登胜选后她的欣慰——以及这苦乐参半的艰难一年。

加拿大企鹅兰登书屋员工抵制出版乔丹·彼得森《生命的12条法则》续作

彼得森的女儿米哈伊拉在Twitter上表示,“如何分两步改善业务:第一,找出哭喊的人士;第二,开火。”

韦恩斯坦是社会正义理论意识形态的受害者?《犬儒理论》错在哪里

在《犬儒理论》中,作者普拉克柔丝和林赛对其所批评的文本是精通的。然而,这两人对研究案例的夸大之词以及将矛头对准人文院系和大学的做法,也很难配得上“真理探究中的客观贡献者”之称。

【专访】荷兰作家伊恩·布鲁玛:受害者情结不独于弱势群体,教条主义无关左右

布鲁玛与我们分享了他此次联署《哈泼斯》公开信的始末,并就一些批评做出了回应。他强调,“政治正确”不是对特定政治观念的支持或反对,也无关左右,其本质是教条主义。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思想界 | 哈泼斯公开信引发争议:对相反意见的不宽容是否正在扼杀公共辩论?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由153位文化人士签署的《一封关于公正与公开辩论的信》和电影版音乐剧《汉密尔顿》。

《我们需要新故事》:向当代西方迷思挑战

自由言论、政治正确、身份政治和帝国等概念是如何被误解的?奈斯琳·马利克在新作《我们需要新故事》中对我们目前的处境进行了缜密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