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生存
电子病历、互联网医院会成为医疗信息化市场发展的下一个目标吗

本文尝试梳理新一年医疗信息化的发展要点。

想在社交软件寻找真爱?那你爱上的可能是个幽灵

你可能觉得,在APP的另一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我们也可以将他们视为幽灵。

网络技术重构人文知识

探讨人文知识或人文传统,在今天这个时代,几乎都要面临失语、失效,或言不及义的风险。那么,网络技术对人文知识真正的改变是什么?

游戏直播与新兴的网络社区

卡西诺是直播平台Twitch上的一名游戏主播,他靠玩游戏给观众看谋生。

“玩是谦恭,不是解放”:作为控制、反制与自制的电子游戏

游戏究竟是怎样一种人类的活动?它对应的又是人类生活的怎样一种全新的基本境况?

游戏中的辩证法:不是游戏越来越像世界,而是世界越来越像游戏

我们必须归结起来,文明在其最初阶段是一场游戏……

分裂的自我:科幻影视作品中的传播技术与主体

主体只有一个肉身,但自我却可以有众多分身,这个分身是由视觉技术制造的“在场”感觉创造的。这一特点将影视技术与文字语言区别开来,即以身体感觉取代了意识认知。这正是德布雷媒介圈理论所阐述的:话语圈、图文圈、视频圈主体的核心,分别是灵魂、意识和身体。

隐私保护法是否已经跟不上今天的时代?

如今摄像头无处不在,数据代理四处收集个人信息,但监管的步伐似乎并没有及时跟上这个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

“你的朋友会想念你”:那些操纵着网络用户选择的“黑暗模式”

网络商店正在引诱你的大脑做出对你不利的决定,但是,你可以反击。

百年黑镜的背面:数码与信息政治经济学

“你不恨礼拜一,你恨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