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
思想界 | 虚假的平等与邻人的消失:西方左翼思想界关于病毒的探讨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西方左翼思想家们对病毒的讨论。

生活在算法之下

科技飞速发展,工人阶级的生活正在被重塑。

“假装你是上帝”:《经济学人》如何参与塑造自由主义思想?

自1843年创刊以来,《经济学人》一直散发着一种无所不知的光环。但它扮演上帝的日子可能要结束了。

一切为了权贵:脱欧能真正解决英国的问题吗?

被权贵奉为圭臬的新自由主义在近40年的时间里席卷全球,成为无人能够质疑的政治共识和进步自由秩序,这扼杀了潜在的反对性力量,巩固了权贵的财富与话语权。我们若是意识到这一点就能看清,即使脱欧成功,英国人翘首以盼的更美好的未来也难以成真。

为何我们应该对“经济大灾变”这类叙事保持警惕?

鼓吹末日叙事,受益的只有是愤怒不已的本土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

失去的世界与混沌的当下:托尼·朱特如何帮助我们理解世界

回顾近年来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和社会思潮——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全球极端右翼势力抬头、恐怖主义和移民问题交缠、民粹主义兴起——我们不难发现朱特生前的一些担忧可以说是一语成谶。

新自由主义是如何节节败退 极右民粹主义又是如何步步蔓延的?

过去三十多年来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的失灵造成了大批“全球化中的失败者”是当下困境最显而易见的原因,而另一个此前不太受人关注,甚至备受忽视的原因则在于人性的弱点。

【思想界】错的是女权主义者 还是男公知的无知和傲慢?

今天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两个与女权主义相关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