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历史
丸山真男的原爆体验与 “十五年战争观”​

由于丸山有过特殊而短暂的军旅生涯特别是原爆体验,人们在分析其学术思想体系所赖以形成的背景时,多喜欢把眼睛盯住这一点且穷追不舍,以为该体验当中应该蕴藏着丸山日后全部学术研究的立足点,事实并非如此。

731部队总人数达到3000余人,是二战期间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制的大本营,曾在中国进行长达数年的、骇人听闻的细菌战与人体活体实验等反人类的罪恶活动。

东亚同时代史:中日之间的“思想连锁”

“我希望建立起一种中日之间你来我往、相互促动、彼此引发的思想文学关系链。”

佛法东流:正仓院珍宝与佛教在日本的传播

天平胜宝六年(754)四月五日,鉴真在东大寺立坛授戒,掀开了日本佛教史崭新的一页。这激动人心的时刻,连同鉴真带到日本的许多国宝,被光明皇后记录保存下来,就珍藏在正仓院里。

日本城市文化奠基人小林一三:铁路-车站如何塑造了现代都市生活?

无论是开设宝塚歌剧团,还是经营阪急百货店,亦或是开设住宅区,小林一三的着眼点从来都是城市生活的一般大众。

从冲绳到金门:被选定的动荡之地

大江健三郎为什么要在冲绳寻找“日本人是什么,能不能把自己变成不是那样的日本人的日本人”的答案?50年后,孙歌怎样将冲绳、金门与韩国联系了起来?

从二战到3·11大地震:日本人为何对政治疏离又怀疑?

“日本的政治本身就像一场自然灾害,而日本人就是无助的受害者,它就是超出普通人影响力的普遍不幸,人只能无助地接受和容忍。”

天灾之后:日本人的坚忍克制如何阉割了现代政治?

《泰晤士报》亚洲主编兼东京分社社长理查德·劳埃德·帕里观察认为,“对政府期望如此低有一定好处,有助于受灾民众走出困境,刺激其自力更生。可是低期望值会损害民主制度。”

日本天皇制是世界历史上最长的君主制度。虽然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但天皇是日本神道教的最高领袖,在意识形态上对日本社会有着重大影响。

对话子安宣邦:日本的现代化是何时开始的?

日本思想史学会前会长、大阪大学名誉教授子安宣邦指出研究日本思想史的方法论是“视角的外部性”或者说是“从外部视角出发”。“如果一国的历史只从一个国家的内部来讨论,是难以将问题相对化的,这样也就无法批判性地重新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