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别
《模拟人生》20年:同人创作、渣女故事与性别乌托邦

《模拟人生》的浪漫爱情是有步骤的,但却不必遵循男方和女方的差异。与那些限定好“男追女”“撩妹”等套路的恋爱养成游戏相比,这样的性别互逆关系无疑是一种解放。

去性别化:女性卡车司机的工作实践

女性卡车司机的比例为什么如此之低?女性是不是真的做不了这个职业?而那些进入到公路货运业的女性,她们又是如何工作和生活的?

即使衣食无忧,全职主妇也大概率会是个悲剧

“一个人找不到自己的存在价值,很难生活下去。男性将如何接收这个信号,也将影响现代社会今后的走向。”

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三本新书探讨了“跨性别”经历的多样性

跨性别不止是变成另一种性别这么简单。

从女红到女工:棉花帝国里的女性

棉花帝国是在资本主义工业化进程中建立起来的,在其中女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都被削弱。姜虹站在中国女性的视角来看当下热门的全球史著作:从家庭经济的重要贡献者和国家的臣民到最底层的纺织工,女性的角色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从“疾病”到“残缺”的乳腺癌叙事

乳腺癌的叙事中处处体现着作为个体的女性与残缺的身体、身体的性别规范和社会规范进行抗争的声音。

【思想界】男星代言化妆品:女性开始消费男色,还是父权社会的另一个圈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男星代言化妆品”和美剧《致命女人》。

女同性恋时代剧的兴起

从《南茜的情史》到《宠儿》,为什么影视圈热衷于拍摄历史上的女性恋情?我们是在发掘被抹除、被遗忘的历史,还是只是不敢审视当下的女同性恋爱情?

欧洲极右翼何以将矛头对准了性别研究?

性别研究推崇一种更具流动性的自我与社会观,而对极右翼而言,其民族主义谋划的核心原则是维系男性权威和鼓吹以二元性别为准绳的家庭。

强奸的幻想与反强奸的立场:性欲与个人价值该如何调和?

有过强奸幻想同时拒绝强奸文化的人,在这个文化审查日益严峻的时代,该如何调和自己的性欲与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