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球化
“反思全球化”时我们在反思什么?来自法国思想家德日进的启发

我们与其说这是“反全球化”的时代,不如说是一个“反思全球化”时期。重温德日进在人类最为悲观的时刻,乐观地提出“全球化”的理想主义,对我们的反思有着启发意义。

【专访】《逆流年代》作者纳达夫·埃亚尔:未受益的西方人反对全球化,新兴国家虽获益但心怀疑虑

纳达夫写道,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进一步揭露了20世纪政治退化以无力解决当下挑战的事实。世界正处于一个激变时刻,全球秩序亟需变革。在他看来,人们既能为民族和宗教而战,也能为自由、科学、理性、互惠合作等普世价值观而战。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发现,人类已经经历过四次逆全球化,解决的方式实际上都不是想象中的软着陆,而是产生了激烈的碰撞。这说明人类并没有找到处理和治理逆全球化的良药妙方。

逆全球化思潮迭起的当下,我们要如何观察参与今天的全球化?

全球化会受阻但全球化思维不可逆,拥有跨界经验的个人在介入“附近”时,更需要有关怀和真诚对话的态度。

新冠并不是让全球化受阻的首个“凶手”。

一张图看懂全球化or逆全球化

一段历史,两大行业,八家公司,读懂全球产业链

人民大学:贸易摩擦将延长次贷危机以来的“大平庸”周期

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等逆全球化措施割裂了现有的全球贸易体系,世界经济存在被割裂成发达与不发达经济体两个贸易圈的风险。

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能走多远?

在最近出现的“逆全球化”势态中,民族主义的思潮与情绪被视为反全球化的主要力量。然而,民族主义与全球化是势不两立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