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
首位非洲建筑师获202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再次被重申

在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建筑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建筑师马岩松:学习传统的目的是创造新的东西,而不是搬出从前的东西

在马岩松看来,中国当代建筑要取得长足的发展,首先需要摆脱一味学习和重复传统的思路,应该在自由探索中发芽生长,长成苍天大树。

来自巴黎的经验:不是只有推翻重建才能更新城市

正在上海西岸美术馆展出的特展“巴黎建筑(1948-2020):城市进程的见证”为我们摆脱巴黎刻板印象提供了一个有趣的切口。

日本建筑家安藤忠雄:一位“都市游击队员”,一个用清水混凝土写诗的人

安藤忠雄的一生充满了“挑战”,正如他在自传《建筑家安藤忠雄》中文版前言中所说,“存活于如此严苛的时代,最重要的就是要拥有自我创造的意愿和勇往直前的热情——也正是这与自我斗争的果敢和冲击,才能成为打破不可知的未来世界的开天动力。”

在看向西方的同时,寻求本土经验在艺术史中的价值对位 | 3月沪京展览推荐

静物画、多宝阁、伯纳德·皮法雷蒂、安藤忠雄、人迹、浮世绘、多媒体、印度尼西亚、罗伯特·弗兰克……

202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公布,两位立誓“决不拆毁”的建筑师获此殊荣

“他们的建筑作品对我们这个时代的气候和生态紧急状况以及社会窘困做出了回应。”

建筑如何与城市共处?一次跨域世代和地域的探讨

Archigram成员丹尼斯·克朗普顿认为,现在的年轻建筑师处于一个有太多理论性束缚的时代,一方面现在做事很容易,但同时当下所处的环境又很无聊,没有机会犯错。

马岩松:权力与资本之外,建筑最终面临的是时间

建筑与权力资本的关系,从来都是建筑师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建筑师何健翔:在峻冷中寻找诗意

建筑师在做建筑的时候,有机会去体会文化的丰富度和多样性,这是做建筑最好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