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师
“世界有360度,我们为什么只坚持一个方向?”

也许终有一天,建筑不再需要重力,仅仅在空中悬浮。那时它们一定来自于其他星系或世界。

妹岛和世:消解的边界 | 女性建筑师系列

妹岛的很多作品中都体现出暧昧隐晦的特质,这在于她使用独特的立面材质。她经常能利用半透明材质做出具有穿透性的作品。

珍妮·甘:建筑师作为“关系缔造者”| 女性建筑师系列

一直以来,珍妮·甘身上的标签就是“女建筑师中设计过最高大楼的那位”。

她不一样 | 魏娜:别放弃感性的力量

从一个感性思考落地成显性的内容,魏娜在10年间坚持做了这一件事。

2020年度普利兹克建筑奖公布,两位爱尔兰女建筑师获奖

她们是这个有着“建筑界诺贝尔奖”称号的奖项41年历史中第四、第五位得此殊荣的女性。

透明的坟墓:为何玻璃建筑正在毁灭世界?

玻璃建筑耗能巨大,是鸟类的噩梦,为何我们愿意为了迎合一小部分人的审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大火缠身:建筑师赖特混乱而灾难性的一生

出轨、凶杀、火灾……赖特的人生和他的建筑作品几乎一样吸睛。

我们如何建造?让·努维尔让建筑“消隐”,戈登·马塔将建筑“拆解”

两位建筑师从不同方面展现了对城市与人的思考与关怀。

二十出头的贝聿铭认为格罗皮乌斯说的不对,而今他们都进入了建筑史

格罗皮乌斯预言了一种全球化的建筑样式,他对贝聿铭说:“其他国家将会追随那些出现在欧洲和美国的设计。”“我不能同意他的观点。”贝聿铭回忆说,“我当时是一个学生,我来自中国,我不希望那些在美国和欧洲到处可见的建筑也出现在中国。”

贝聿铭谈中国银行总部大厦设计:我们不需要屋顶,而需要花园

“离开中国八十多年了,而七十多年的建筑生涯大多在美国和欧洲,应该说我是个西方建筑师。”贝聿铭说,“我的建筑设计从不刻意地去中国化,但中国文化对我影响至深。我深爱中国优美的诗词、绘画、园林,那是我设计灵感之源泉。”